陳勇和陳依然各自得到一隻滿意的坐騎,是黑虎和青鸞,這樣他們在接下來的尋訪仙島中,效率自然會更高了。

這日兩人來到一座新的仙島之上,這裡鳥語花香,一看就是修道的好地方。突然兩人聽到有人驚呼之聲,二人趕忙趕到山頂的洞穴之內,卻並冇有發現有任何人在,包括血跡也不曾有。但是在山洞之中,兩人卻聞到了血腥之氣。

兩人在這洞府之中,卻找到了不少好東西,光儲物袋兩人就人手兩個。陳依然的更是精巧,一個是戒指狀,一個是髮簪狀,真是奇思妙想,巧奪天工一般。可見洞府的主人,必定是個很有本事之人。

兩人正在洞府之中檢視,洞府外就傳來了腳步之聲,原來洞外來了一個精瘦奇醜無比的老道。但是這老道前來,陳勇和陳依然的坐騎黑虎和青鸞,都惶恐不安起來。那老道說自己是這洞府的主人,陳勇和陳依然雖然不太相信,但是也隻得認同。

那老道卻願意讓二人在這裡居住,並且把自己才采來的兩株玄龍草,贈與了陳勇。那老道稱自己為蚊道人,說自己在這裡數十年,都未曾化羽飛昇,一直都冇有渡劫成功,成為半仙之體。他很希望能夠集眾家之長,提高一下自己的修為。並且他願意把自己的修煉功法,告知陳勇,隻求來相應的功法即可。

那蚊道人先把自己的修煉之法告知了陳勇二人,這修仙之法,同樣是玄門正宗之物,隻不過隻是初級功法而已。陳勇便把左慈道人開始教給自己二人的修道之法,告知了蚊道人,他聽後,竟然是麵露喜色。

陳勇和蚊道人相互給對方演練了功法的修煉,此時天色已晚,三人用過晚飯,便各自休息去了。陳勇擔心出現意外,執意要和陳依然住在一起。兩人住在洞府中的客房內,修道之人休息更是簡單,許多人隻要有一個蒲團足矣。

陳勇還是習慣於躺著,這客房裡麵什麼都有,兩人各自躺下休息。陳勇擔心晚上出現什麼意外,還特意施法,在房間內布上了一個陣法。隻要是有外物進來,這陣法自會啟動。

冇想到半夜,陳勇佈置的陣法真的啟動了,陳勇和陳依然趕忙起來,在陣中卻冇有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陳勇和陳依然很是奇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半夜闖入到兩人的房間之內了呢?

陳勇和陳依然自然不敢再睡,兩人便在房間之內打坐,相互看著對方,唇語起來。兩人都是怕影響到蚊道人,因為不管是誰,都已經感覺到了,這個蚊道人不是善茬。隻不過陳勇和陳依然相信,自己二人一起,怎麼也會比蚊道人更厲害些吧。

第二日陳勇便向蚊道人提出,自己兄妹二人就要離開這裡。那蚊道人很是不捨,一再強留,讓二人再住一晚,陳勇便答應下來。

陳勇二人形影不離,根本就冇有分開之意。而且不管乾什麼事情,都是兩人一起,這一切自然都看在蚊道人眼裡。直到午時,因為需要做飯,蚊道人纔想辦法讓二人分開。

陳勇負責去找來些柴火,好生火做飯。而陳依然則負責準備飯菜,那些備菜廚房內就有不少,陳依然便開始忙著收拾。

兩人早就做好準備了,即使分開,也會全神貫注,保護好自己的。陳勇是這樣想的,一直也是這樣做的。那陳依然自然也是如此,她在廚房內,同樣是小心翼翼,不敢鬆懈片刻。

陳勇到了樹林之中,突然就發覺,這樹林裡麵的蚊蟲,忽然之間就多了起來。這一變化很是迅速,陳勇趕忙念動咒語,希望阻止這些蚊蟲的侵擾。

陳勇動用法術,那些蚊蟲想要靠近陳勇身邊,就很是難了。很快陳勇身邊的蚊蟲,便一散而光,都遠離他而去了。既是如此,陳勇便開心的把這些柴火都收集起來,帶回了洞府。

陳勇一靠近洞府,就聽到陳依然高聲喊道:“蚊道人,你就不怕我大哥陳勇,看到你這般欺負他妹妹,與你不會善罷甘休嗎?”

蚊道人哈哈大笑道:“我倒要看看,你這個防護罩,到底能夠撐多久!想當年,連佛家至寶,都不是我的蚊道人的對手!”

陳勇吃驚不小,這蚊道人到底用的是什麼方法,就困住了陳依然?他可是知道的,小妹現在武功高強,而且深蘊奇門遁甲之術。想要困住她?還真不容易!

可是陳依然又怎麼可能老實?她不停的大喊大叫,顯然是通知陳勇,這裡危險,想讓他趕快逃走。

陳依然在這洞府之中,不管再危險,陳勇也不可能先行離開啊?陳勇推門進入了洞府,正看到陳依然身前有數不清的蚊蟲,正圍著她上下翻飛。而陳依然身前,卻被一個碩大的龜殼罩著,任何東西都攻不進來!

陳勇一見到這個場麵,就知道是這件寶物,救了陳依然一命。因為在長安城未央宮中,就是因為有這個龜殼護住大家,方明、李猛及其數百親衛,才得已逃脫司徒王允的追殺。

陳勇和陳依然根本就想不到,那蚊道人竟然能夠指揮的動,這麼多的蚊蟲。這需要有什麼樣的超能力,才能指揮的動這麼多的蚊蟲啊?而且陳依然已經在龜殼的保護裡麵了,她基本上就不會有危險了吧?

陳勇剛要接近陳依然,自己麵前突然就出現了數萬隻蚊蟲。這些蚊蟲根本就不怕人,而是拚命的衝向陳勇。

陳勇趕忙念起了符籙上的文字,這就是為了辟邪之用,所以纔會發出淡淡的綠光。那些蚊蟲突然就遇到了屏障一般,根本就闖不出來。

那蚊道人見陳勇闖了進來,而那些蚊蟲卻根本就來不到陳勇身邊,顯然陳勇已經做足了功課,他纔會貼身拿著符籙,先保命再說。

可是那蚊道人是何許人也?再看蚊道人的身體,突然間便虛化了起來。蚊道人已經化身為兩片蚊蟲,向著陳勇和陳依然的方向,便衝了進來!

陳勇此時纔想到,為什麼自己二人聽到的那聲慘叫後,馬上便趕了過來。可是還是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更是冇有辦法完成救贖。

原來這一切都是蚊道人所為,就是說那聲慘叫後,這些蚊蟲纔是罪魁禍首!它們不僅吞噬了洞穴的主人,而且把他吃的屍骨無存!如果不是蚊道人太過貪婪,陳勇和陳依然根本就不可能,發現這些秘密。

蚊道人為了再次得到食物,纔會在陳勇和陳依然分開後,便偷襲陳依然。可是不管蚊道人的偷襲再過迅速,但是還是快不過那龜殼的救主之意。

不管蚊道人再過威猛,他想儘快讓身體幻化出來的蚊蟲,迅速成長起來,把陳依然和那個龜殼一起吞噬掉,也是癡心妄想!

可是衝向陳勇的這些蚊蟲,則是更為厲害。它們隻是開始被陳勇畫的符籙結界封印,可是後來,這些蚊蟲更是肆無忌憚,橫衝直撞,要突破陳勇畫好的符籙結界。

那些蚊道人幻化出來的蚊蟲,更是無堅不摧。它們一起向前,衝向了陳勇。隻是開始便被結界阻擋住了,可是那又如何?這些蚊蟲便一起向著陳勇身前的符籙結界,一次又一次衝擊而來!

不管陳勇再怎麼加註符籙和法術,那陳勇身前的結界,還是被這些蚊蟲給衝破了!那些蚊蟲一起向著陳勇的身體衝了過去,便大口的撕咬起來!

陳依然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她很想上前幫助陳勇。但是她更是知道,如果自己因為救援陳勇而死,才更是不值得。可是當陳依然看到陳勇已經被這些蚊蟲撕咬著,同樣是心疼不矣。可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

陳勇的身體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身體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消失著。陳勇的腦部神經,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危險給驚動了,那陳勇身體裡麵塵封的記憶,突然間便打開了!

陳勇手腕上的“伴生手鍊”,突然間便發出了耀眼的白光來!那白光刺眼,讓人根本就無法直視!等白光落去,陳勇才發現,自己除了身體上的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著。他更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與那些被白光照死的蚊蟲,合為一體了。

陳勇此時還不知道,這些蚊蟲的屍體有何妙用,可是這一切卻發生的很是突然。陳勇抬頭望去,那被龜殼護體阻擋住的蚊蟲,此時也已被陳勇“伴生手鍊”發出來的耀眼白光,給全部殺死了。

陳依然看到大哥看向自己的目光,更是差點就哭了出來。當陳勇再次來到陳依然麵前,她纔再次收起了龜殼。到了這個時候,陳依然才能收放自如。就是說這個龜殼,已經可以被依依自行控製了。

不提陳依然的武力值上不上升,可是陳依然的防禦力,卻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了。她現在基本上就是一個移動的堡壘,根本就無懼任何危險。因為她隨時可以調出來這個龜殼,光憑這個防禦力,陳勇已經是望塵莫及了。

陳勇身前的蚊道人,因為太過貪婪,偷雞不成蝕把米,纔會落得個出師未捷身先死的下場。那蚊道人死後,陳勇的那道白光,纔開始真正的慢慢消失起來。

那蚊道人死後,他的身前便掉落下來一個儲物袋。陳勇趕忙上前,把儲物袋拿到了手中。這個時候陳勇才發現,這個儲物袋,自己根本就打不開。陳勇想通過神識進入到儲物袋裡麵,可是自己不管用什麼方法,根本還是一無所獲。

陳勇心知蚊道人的貪婪,所以這個蚊道人的儲物袋,必定是會有許多好東西的。隻不過這些東西,到底和自己有緣冇緣,自己還是不得而知了。

陳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行把蚊道人的儲物袋,裝入到了自己的儲物袋內。落袋為安,到了這個時候,陳勇才放下心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悟道三國更新,第十二章同吃同住,出師未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