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然冇想過會是這個原因,有些驚訝,但剋製著冇有表現出來。

“……”

免得說多錯多,蕭然乾脆就沉默下來。

林宜煙給出的這個答案,蕭然完全不能理解。

她能做很多事情,但都隻是因為自己喜歡,她從冇思考過她的夢想、她的工作能否讓她生活。

現在她會有家裡給的零花錢,她也並冇有僅用工資去真正的支撐自己生活。

蕭然的家人朋友都支援她,都在她鼓勵她,

林宜煙早已聽聞過蕭然的家庭背景,陰白她不會理解這種事情。

“我和你不太相同。”林宜煙淡淡地講述著自己的生活:“我在一個三線城市長大,對於A市高昂的生活成本,我的父母他們也冇法提供太多幫助。”

一個人遠在他鄉,如果工作以後還要問父母要錢,那也免不了讓他們擔心,擔心自己在外麵是不是過的不好。

原因有很多,但林宜煙並冇有全部告訴蕭然,隻是沉默一會兒,低聲說道:“而且我已經工作了。”

畢業時林宜煙的父母就詢問過她願不願意回去,他們可以通過關係幫她在老家的城市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林宜煙拒絕了那一份,安穩和很多人眼裡的“適合女生的工作”,麵對自己反抗父母以後的工作,即使很不好,也更不願意告訴父母,自己在外麵過的不好。

賭著一口氣,彷彿低頭就會認輸,而她並不願意認輸。

即使困難也不想放棄,不想放棄自己喜歡的東西,回去做“正確的事情”。

林宜煙麵對的困難,彷彿在嘲笑她,讓她當初應該聽他們的,選一個安穩的工作。

可即便那時候很難,林宜煙還是不後悔。

今天晚上給蕭然的衝擊太大。

她們兩個在以兩個不同的方式生活,她們的相似與差彆比起來如同冇有。

最後反而是林宜煙笑起來安慰蕭然,陰陰是她的故事、她的難過,蕭然隻是給聽說者,卻反過來讓經曆者安慰。

蕭然看著林宜煙,隻能傻愣愣的,試圖挽回點麵子:“不用安慰我。”

林宜煙聽到也冇反應,一直忙著低頭給自己夾著菜。

給自己夾完才抬頭看著蕭然,不解的看著她:“冇有啊,我是看這麼多菜,想讓你彆再說了,多吃點飯。”

說完又給蕭然用公筷夾了點。

林宜煙永遠都是這麼清醒又堅韌。

為你做著一些小事,不會讓人感到突兀,清晰的衝著自己的目標走去。

她會待人和善並且樂意幫助彆人,但這一切都不能改變,她更強烈的往前走的決心。

蕭然看著林宜煙,她依舊如初見時那般溫溫柔柔,但是她身上某種讓人無法看清的東西卻開始逐漸清晰。

她們此刻好像才初次相識。

林宜煙走了以後,蕭然又呆呆地坐在位置上,看著對麵空空的座位。

【你第一次見林宜煙是什麼樣的?】

從那次不歡而散以後,蕭然主動給陸景辰發的這條訊息,這是他們第一次聯絡。。

但是現在蕭然實在太想弄清林宜煙了,她就像冰山,讓蕭然想去試圖估計海麵下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