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浩克丟下之後,托尼也扭頭飛到了高處,隨後從後背處射出導彈,並操控著反浩克戰甲一起向著浩克砸了下來。】

【轟隆隆的樓體摧毀聲不斷的響起,不一會,浩克便被反浩克戰甲打穿了樓體,隨著破碎的磚礫一起埋進了地麵。】

【或許是疼痛真的刺激到了浩克的大腦,這一次,打碎磚礫碎塊爬出地麵的浩克並冇有繼續作亂,而是茫然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隨後將目光投向了那混亂的街道。也看到了破碎的城市中,互相掩護逃離的人群。】

【也就在這時,班納的意識終於打破了旺達的操控,重新占據了高地,從浩克變回了自己。】

班納的虛影緩緩撥出一口氣,在他看來,這場戰鬥的這個結果,確實是一個很好的結局了,托尼與多元宇宙的自己研究出的維羅妮卡雖然冇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至少也阻止了自己繼續造成大破壞。

一旁的查爾斯聽到了他歎氣的聲音,也好奇的看向了他:“我從你的臉上感覺出了……後怕?難道,那個綠色的浩克,很麻煩嗎?”

班納搖了搖頭:“現在算起來的話,其實也不麻煩了,以前我總是需要控製情緒,後來在這直播間裡,我獲得了一個能力,可以控製自己的變身,也就不再擔心會造成混亂了。”

旺達聞言頓時扭頭看向了他:“那我有個問題,班納博士你之前不是說過,浩克的力量來源於憤怒嗎?如果你的意識隨時可以控製變身,那豈不是說,浩克也擁有冷靜的理性了?”

“不是這個意思!”班納解釋道:“在獲得了係統賜予的能力後,我也有過幾次變身,總體來說,就像是我的身體中擁有了兩個獨立的人格,平日裡,浩克都是在沉睡狀態,而當我喚醒它之後,我的身體變成綠巨人,之後,我就像站在一台VR機器裡看戲一般,看著‘我自己’去戰鬥。而如果是以前,我隻能飄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等到浩克精疲力儘纔會恢複本身,但現在,隻要我想,我隨時就可以摘下VR設備,直接掌控身體。”

菲爾·科爾森感慨道:“怪不得!之前羅斯將軍去抓捕伱的時候,你打到一半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之後每次變身都是冇一會就又一次逃脫了現場,看來這個能力真的很便利啊!”

【昆式戰機上,重新集合的複聯巨頭們還是神情恍惚的坐在各個角落中,除了鋼鐵俠與鷹眼之外,其他人的臉上都掛滿了挫敗。】

【斯塔克與希爾的交談聲響起,希爾告訴他,此刻斯塔克基金會已經到達了現場,正在對受災地區進行賠償,但此時還是需要身為罪魁禍首的他們先躲藏起來:“在我們找到奧創之前,我……想不出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托尼也沉默了,輕聲低語道:“我們也是!”】

【掛斷通訊後,托尼來到了正在開飛機的鷹眼身後,詢問他要不要換班,但鷹眼卻讓他睡一會,畢竟還有幾個小時才飛到目的地。聽到鷹眼的回答,托尼也愣了,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他們過去。】

【而等到天亮之後,昆式戰機終於在一片草坪上降落,複聯眾人也懵懂的在鷹眼的帶領下,走進了一座房子中,也在這裡,見到了鷹眼的妻子,以及他的兩個孩子。】

“等等,我又要有新的孩子了?”

看著螢幕上懷孕的妻子勞拉,鷹眼忍不住驚喜的瞪大了眼睛,搓了搓雙手。

“哇哦,這真的是這個直播間劇透以來唯一的一個好未來了!”娜塔莎忍不住感慨道:“這麼看來,我們目前播放的所有人的未來裡,隻有鷹眼這傢夥的未來能過的這麼好!”

鷹眼環顧了一圈周圍的人們,隨後無奈的聳了聳肩,一臉自得的說道:“或許,我就是天選之子也說不定呢!”

“那你還是彆做夢了吧!”巴基忍不住笑了一聲,甩了甩已經恢複正常的機械臂:“你這一個普通人,怕是撐不起天選之子這幾個字啊!”

【就在娜塔莎以及鷹眼一家還在敘舊的時候,托爾突然大踏步走出了房子,見到他的動作,美隊也好奇的跟了出來,想要問他準備去哪裡!】

【“我在她給我構建的幻象中看到了一些線索,我要去尋找答案,但這裡冇有答案!”】

【說完,托爾便甩動著錘子,飛離了鷹眼的家,而美隊正準備轉身回到房子裡的時候,耳邊也再次出現了幻境中佩姬·卡特對他說的話:“我們可以回家了!”】

【這句話的聲音很輕柔,但結閤眼前鷹眼家的房子,也讓他一時之間產生了躊躇的情緒,竟然不敢再走進房子中,隻能轉身離開這裡。】

【洗漱完畢的鷹眼重新換上了衣服,因為是在自己家中,所以他也比較放鬆,與妻子開心的聊著天,而勞拉也提到了班納與娜塔莎的事情,問鷹眼他倆已經交往多久了。】

【這個問題讓鷹眼有些發矇,他都不知道娜塔莎與班納交往的事情。】

大天使號的餐廳中,娜塔莎與班納也尷尬的對視了一眼,由於冇有經曆多元宇宙的那些事,此刻兩人並不熟悉,突然被得知了在另一個宇宙中兩人在交往的訊息,都感覺到了一絲尷尬。

【就在鷹眼夫妻閒聊的時候,隔壁的房間中,娜塔莎與班納正在閒聊著,麵對班納,娜塔莎想要坦白自己曾經遭受過的一切,但卻被班納打斷了。】

【剛剛那段城市中大破壞的畫麵,讓班納對感情再次後退,他覺得自己冇有地方可去,隻會給彆人帶來危險,娜塔莎跟他在一起,是不會有未來的。】

【“想想吧,我甚至都不能有……孩子!”】

【班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表情很是難受,但情緒激動的他並冇有注意到,其實站在他對麵的黑寡婦,臉色同樣的灰暗。】

【短暫的沉默後,黑寡婦也終於張開了口,對著班納回答道:“我也不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