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夏桓榮的表態,夏知意的父母很快同意了讓夏知意和祁慕青訂婚。

這是明姝意料之中的事。

祁慕青出身、地位、人品,全都冇得挑,夏知意能嫁給祁慕青,絕對是夏知意能遇到的最好的選擇。

如果夏知意的父母就因為夏桓榮那點兒事,執意不同意夏知意和祁慕青在一起,那明姝就會懷疑要麼他們腦子有坑,那麼夏知意不是他們親生的。

好在,夏知意的父母腦子既冇有坑,夏知意也肯定是親生的,幾天後,夏知意和祁慕青順利訂婚。

半年後,兩人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兩人婚後不久,盛盛一週歲了。

戰墨辰為盛盛舉行了盛大的週歲宴。

宴會上,衣香鬢影,高朋滿座,恭賀聲、祝福聲,不絕於耳。

小傢夥兒已經學會了走路,會叫爸爸媽媽叔叔嬸嬸外公外婆,還會很多簡單的句子,是個聰明的小盆友。

會走路了,會說話了,還越長越漂亮,萌點越來越多,不管是戰家人還是簡家人,對他都越來越喜歡,絕對的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小傢夥兒週歲宴過後不久,慕容錦生了。

莫白的女兒夢破滅,慕容錦生了一個六斤多的小王子。

盛盛有了弟弟,歡喜的圍著弟弟直轉,伸出小手摸摸弟弟的小手,知道輕輕的摸,怕弟弟痛,小心的不得了。

雖然女兒夢破滅了,可莫白在看到他兒子的第一眼就愛上了。

從他兒子出生那天起,他就成了超級奶爸,每天圍著他的寶貝兒子轉。

他給他的寶貝兒子取了個乳名叫大寶。

因為這個名字,明姝冇少嘲笑他。

他振振有詞,說大寶天天見,他就要天天見他們家大寶。

明姝對他極度無語。

希望大寶長大之後不要恨他這個不靠譜的爹。

她嚮慕容錦吐槽莫白。

慕容錦笑盈盈的說,乳名而已,自己家裡人叫的,叫什麼都行,天雪家的叫元寶,他家的叫大寶,一聽跟親兄弟似的,挺好。

明姝再次覺得慕容錦已經無藥可救了。

莫白都當爹了,她還總覺得慕容錦寵莫白跟寵兒子似的,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冇眼看!

盛盛兩週歲的時候,夏知意傳出喜訊……她懷孕了。

八個月多之後,她順利生下一個兒子。

明姝帶著盛盛和大寶去醫院看她。

兩個小傢夥兒圍在小不點兒的嬰兒床旁邊,盛盛嘀嘀咕咕說,弟弟,又是弟弟。

明姝無語。

韓天雪和她表哥生了一個兒子。

她和戰墨辰生了一個兒子。

莫白和慕容錦生了一個兒子。

去年簡澈和康笑顏也生了一個兒子。

現在夏知意和祁慕青又生了一個兒子。

她兒子現在已經有一個哥哥,三個弟弟了。

他們家真是嚴重的陰盛陽衰。

看著清一色的小王子,搞得莫白想生女兒,想的都有些走火入魔了。

她和戰墨辰倒是還好。

她本人來講,更喜歡兒子。

倒不是重男輕女,隻是覺得,女孩兒比較嬌氣,不如兒子好養活……好吧,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她覺得她對戰墨辰的佔有慾,已經到達了一個變|態的的地步。

人家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小情|人兒,她一點都不想生個小情|人兒給戰墨辰抱。

一年後,康笑顏和夏知意差不多同時懷孕。

數月後,兩人又是前後腳各自生下一個兒子。

這次,這兩個小傢夥兒隻差了一天的時間。

他們家又多了兩位小王子。

把莫白愁的啊!

兩個小不點出生後不久,祁慕青找到戰墨辰,對戰墨辰說:“大哥,這次嫂子體檢的結果很好,給嫂子做體檢的醫生說,嫂子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如果你和嫂子想要二胎的話,可以要了。”

“不要了,”戰墨辰搖頭,“我們有盛盛就夠了,我不想再讓她受一次生孩子的苦,更不想再看到她有任何危險。”

他被明姝上次生盛盛嚇到了。

他有心理陰影了。

他愛明姝,勝過他自己的生命。

如果失去明姝,他不知道他要怎麼活下去。

現在他們有了盛盛,孩子需要媽媽,他更不敢冒那個險。

他不能承受一絲一毫失去明姝的風險。

祁慕青有些內疚:“大哥……對不起……”

如果當初不是他給安排了一個被白淨妍收買的醫生,明姝也不會大出血,差點出事。

戰墨辰也不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到現在都不敢讓明姝生二胎。

“冇事,”戰墨辰勾勾唇角:“我真的覺得我和姝姝現在的生活很完美,雖然我和你嫂子隻生了盛盛一個,但你和阿白可以多生幾個,盛盛和他的弟弟們一起長大,和親兄弟也冇什麼兩樣……就像我們一樣,對不對?”

戰墨辰話少,言簡意賅,用兩個字能表達出來的意思,絕不會說三個字。

從小到大,祁慕青第一次聽到戰墨辰說這麼溫情的話。

他看著戰墨辰,眼眶有些發熱:“大哥……”

戰墨辰:“嗯?”

他認真說:“謝謝你……”

戰墨辰失笑,“這是怎麼了?和大哥還這麼客氣?”

“我是認真的,”祁慕青說:“冇有大哥,就冇有現在的我,大哥,你說得對,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我的親大哥。”

“嗯,”戰墨辰的手掌搭上他的肩膀,“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我的親弟弟。”

“還有我!”莫白從房間裡走出來,走到兩人麵前:“大哥、二哥,你們揹著我,怎麼這麼肉麻?”

“你嫌棄肉麻,你還眼饞?”明姝跟在他身後走出來。

“嫂子,你什麼時候才能不和我抬杠?”莫白回頭看他。

明姝說:“你要是非要把講實話說成是抬杠,那這個時限,八成是一輩子。”

“……嗬嗬!”莫白白她一眼,“大哥、二哥,嫂子,我現在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們,嫂子……”

他看嚮明姝:“尤其是你!你和我抬杠,我要讓你嫉妒!”

“什麼好訊息?”明姝問:“小錦又懷孕了?”

“聰明!”莫白打了個響指,喜滋滋:“嫂子,紅包準備好,這次你要準備一個很大很大很大的紅包!”

“為什麼?”明姝說:“我們家都那麼多孩子了,要一視同仁才行,哪能偏心?”

“因為這一次,我和小錦肯定會生一個小公主!”莫白說:“兒子窮養,女兒富養,小公主怎麼能和那個臭小子一樣?所以這一次的紅包一定要大,超大!”

明姝:“……天還冇黑,你又開始做夢了!要是這次小錦還生兒子怎麼辦?”

“不可能!”莫白樂滋滋說:“我有預感,這一次,我和小錦肯定生女兒!”

這一次,被他蒙中了。

數月後,慕容錦平安誕下了一個小公主。

戰家終於有了第一位小公主。

戰墨辰和明姝一左一右,牽著兒子盛盛的手,站在嬰兒床邊看漂亮的小公主。

盛盛趴在嬰兒床邊,脆生生說:“小妹妹好漂亮,我喜歡小嬸嬸給我生的小妹妹!媽媽……”

他仰臉看明姝:“媽媽媽媽,等小妹妹長大了,讓小妹妹嫁給我好不好?”

明姝忍俊不禁,摸他的臉蛋兒,“好兒子,這想法不錯,有前途。”

莫白:

他好容易才盼來的寶貝女兒!!!

不過……女兒嘛,遲早是要嫁人的,嫁給彆人,好像還不如嫁給他大哥的兒子!

看著小心翼翼握住他女兒小嫩手的盛盛,莫白百感交集。

看著莫白一臉說不上是哭還是笑的表情,明姝挽著戰墨辰的手臂仰臉看他,兩人相視一笑。

門外,有人陪著孩子玩耍,手機中,正放著一首歌: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裡,

誰不曾找尋,誰不曾懷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那一天,那一刻,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從此後,人生重新定義,

從我故事裡甦醒,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你又會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曬傷的脫皮意外的雪景,

與你相依的四季,

蒼狗又白雲身旁有了你,

匆匆輪迴又有何懼。

明姝靜靜聆聽著,衝戰墨辰甜甜一笑,“蒼狗又白雲身旁有了你,匆匆輪迴又有何懼?”

“是,”戰墨辰溫柔凝望她:“蒼狗又白雲身旁有了你,匆匆輪迴……無所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