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小說網 >  餘生我們要安然 >   李承 二

就這樣竟也活到了20歲,萬萬冇想到,第三個人的出現。

那天在網吧門口,推推搡搡中看到了你,瘦小的身體擋在周忱安的麵前,圓乎乎的臉包子似的,警惕地瞪著一雙大眼,就像嫦娥走失的兔子,擋在二郎神的麵前,妄想保護他,真是自不量力得讓人覺得可笑。

看到你輕輕地擦拭他頭上的傷,眼裡流露出的擔憂和關切,是那麼地真摯,你緊緊拉著他的胳膊,扯著他衣角的動作,都被我不小心瞧見了。那一刻我是如此地嫉妒周忱安,他憑什麼,憑什麼是他,憑什麼我冇有的他都有?

我嫉妒的不止周忱安,還有完顏萍,他們眼神裡的那種不屑和輕蔑,讓我極度討厭和不爽。

而這一切都怪完顏洪濤,若不是他,我也不會進完顏家的門,他陰陽怪氣地嘲笑和蔑視,我可以不在乎,可完顏萍那個可憐蟲,她竟也嘲笑和諷刺我,她有什麼資格?

我承認那天我是衝動了些,差點掐死了那個臭丫頭。救了我們的,竟然是一隻可笑的小白兔,但她的殺傷力卻比小白兔致命多了。

那一瓶子結結實實地,在我頭上開了花,濃稠溫熱地血液,順著臉頰流下,我頓時清醒冷靜了。轉過頭來,我看見,又是那張圓乎乎的,包子似的臉,因為驚嚇而瞪大的雙眼。看著你的包子臉比真的包子還蒼白,手足無措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忽然心生一計,不由得內心泛起一陣狂笑。

是你們招惹了我,小白兔招惹了我。

有些事情發生了,但它卻不是那麼單純地發生著,它一定攜帶著某種寓意。

我用了半天時間就打聽清楚了,包子臉的小白兔,她叫荏苒,還是個品學兼優的小白兔。我用了兩天時間跟蹤著你,摸清楚了你的生活習慣,我想我的計劃可以開始了……

那天,你輕而易舉地就上了當,在3樓空蕩蕩的教室裡,就我們倆個人,我和小白兔,我仔細地看清了你的模樣。

周圍是吵吵鬨鬨的,我們離的那麼近。近到幾乎可以碰觸到你鼻尖滲出的汗珠,近到我可以聽見你心跳,可以感受到你急促不安的呼吸。呼吸裡溫熱的氣息打在我脖頸上,讓我全身輕輕地顫栗著。呼吸突然變得野蠻起來,內心恍恍惚惚。

你明明是在害怕,卻努力裝作一點也不害怕的樣子,可笑極了。直到我再次提到周忱安,你才真正地開始慌了,看到出來,他在你心中的位置。

如果你們失去了彼此,一定很有意思吧!

冇想到很快,我們就有了再次獨處的機會,其實,我老遠就看到你騎著自行車,騎得比兔子還慢,我一直跟在你後麵,你竟也冇發覺,直到進了書店。我厚著臉皮和你搭訕,你抬起頭來,看著我時,我分明看到了你明亮的眼眸裡,那份不可思議的溫柔,雖然稍縱即逝。

你是在期待著什麼,還是訝異著什麼?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抓住機會。

大雨來的突然,事情發展得更突然,壞人的出現讓我心頭一驚,但是很快,危機卻成了轉機。

也不知你到底是傻,還是無知?反正舉著一把破傘,就那樣莽莽撞撞地衝了過來,衝進了我的世界裡,衝進了我的心裡。你毫無章法地一通亂打,妄想拯救我,那模樣、好笑極了……

原來她不是小白兔,而是一隻小野貓,還是一隻霸氣的貓。表麵玲瓏乖巧溫文爾雅,實則聰穎剛烈。

破天荒的,算是“救”了我吧。

從那天開始,你舉著傘衝過來的樣子,義正辭嚴地和壞人對峙的模樣,總是一遍一遍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每次都讓我覺得好笑極了。還說什麼知識改變命運,打人是不對的,戰勝壞人的是正義,可笑極了……

這個世界上從來冇有人,告訴過我,打人是不對的。從來冇有。

若你愛上我,周忱安會如何?

我想試著這麼做。企圖離間你和周忱安,但最終是失敗了,是我低估了你們之間的感情?看著你倆依舊在校園裡出雙入對,你坐在人群裡看著周忱安時,眼裡閃現出那種自豪地喜悅,嫉妒從心底生出,我又一次握緊拳頭……

如若不果,得不到的毀了也不可惜。

命運更喜歡捉弄那些懼怕黑夜的人。它讓我喜歡上了,與你並排走在一起的感覺,很快,我發現自己捨不得離開你,也捨不得看你走遠。

無論你眼裡是否有我。

完顏靚那孩子竟然死了。你哭得像個小孩子一般,傷心欲絕,我竟然也難過傷心……

我萬分確定這十幾年來,從冇有過這種感覺,我也萬分確定,我愛上了這隻小野貓。

愛來的太突然,而我無可救藥得貪戀上了,毫無抵抗力。

我固執地認為,你心裡是有我的,對嗎?否則在當我倒在地上時,你怎會哭泣,還哭得那麼傷心,生病還是死亡從來冇有人關心過;如果你心裡冇有我,怎麼可能會找我道歉,人們從來都是戴著有色眼鏡不懷善意的;如果你心裡冇有我,核桃樹下,你怎會理解的如此透徹,感同身受般地細膩,所以你心裡一定是有我的,而不是善良心軟之類的鬼話。

我徹底淪陷在自以為是的獨角戲裡,自我感動著,失去了所有的雄心壯誌。

也一直都知道,我自作多情的為自己造了一座海市蜃樓,而海市蜃樓最終會崩塌。這些我都知道,可就是貪戀你眼裡的那一抹溫柔,前麵是懸崖,也不肯勒馬。

如果愛上你是錯誤的,就讓我粉身碎骨吧。

無論你眼裡是否有我。

夜裡我掙紮過,也反覆地提醒自己,世界是不公平的,而你不屬於我。遲早是要離開的,我和你,不會有結果。就像很多年前,李文光突然地就離開了,李梅也不知不覺得離開了,孤單的世界裡冇有誰是屬於我的,隻有清冷。所以我絕不可以墜落沉淪在無望的獨角戲裡,那樣的話,就簡直可笑極了。

天亮後。可笑就可笑吧,小白兔曾經也是那麼可笑……

雖不是故意為之,但終究是李梅犯了錯,那是個生命,她該負責;完顏萍應該知道真相,但是她選擇了死亡,最終冇能度過命運的劫,這一切我都不在乎。

但唯獨你,接二連三的意外,讓我害怕。

她曾是一隻霸氣的小野貓啊,可是病床上,她沉沉的睡著了,睡得並不安穩,常常惡夢連連,滿頭大汗,我多想守護在你床前,而不是周忱安,是李承。

當然,我也心生害怕,害怕醒來後,你冷漠地眼神,陌生的表情,冇有溫度的語言……

然而並冇有。

我知道,你哭泣著說的那些話,並非出自你真心,你的那些哀傷和悲痛,我都懂,因為你比任何人都善良。隻是看到你傷心,我也更加傷心,聽到你說“我們再也不要相見時”,忽地,心就生疼,像要死掉一樣,我們不應該是這麼結束,對嗎?

你失蹤了,我心慌意亂,手足無措,真不該就那樣讓你離開。

所有我犯的錯,由我來彌補承擔。

那晚的月光美的不像話,透過窗戶傾灑在你瘦弱的身上,猶如披上了一件羽衣霓裳,美得過分,隻可惜是身陷囹圄的情況。

我感覺到了你的害怕,你的無助,緊緊地擁你入懷,隻想告訴你,彆害怕,我一直都在,地獄的門,我先來闖。我做好了準備,隻要能換你平安,即刻死去毫不猶豫畏懼,隻要你能平安,我甘願此生再不相見,隻要你平安,一切都隨你……

天可憐見。

霸氣地小野貓跟本就是貓中的貴族,是你的勇敢和機智,是正義戰勝了壞人……

躺在病床上的那些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因為心愛的女孩就在隔壁,每天都能見到她,聽到關於她的訊息。她一天一天,在努力的恢複著,撥開雲霧,她在化繭成蝶……

撥開雲霧,李承也在重生,放下執念、不再糾結過往。

該來的誰也無法阻擋,要走的最終還是離去。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山水一程,風雨一更,天南地北,念你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