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兄弟,真能處!”

雄天難看著手中的銀色大道果,喜笑顏開,合不攏嘴。

看他這般歡喜,就能知曉銀色大道果有多珍稀。

偌大的麒麟山,能拿到銀色大道果的人,可以說是寥寥無幾。

也就黜龍榜上的那些翹楚,至於金色大道果,除林雲二人外,一個都冇有。

血骨門白羽也在此刻睜開雙目,他的掌心多出一枚銀色大道果,他眉頭舒展,之前的鬱悶之色一掃而空。

一枚銀色大道果,足以讓至尊聖道再進一步了,武道意誌也會精進許多。

就這一枚道果,足以抵得上十年苦修,甚至還有突破瓶頸的奇效。

即便是他們這些黜龍榜翹楚,對銀色大道果也是十分渴求。

“白羽,聽說你被林江仙收拾了?”

不遠處的熬絕,咧嘴一笑,賤兮兮的說道。

“你們三個打一個,先是雄天難不戰而逃,然後是辛無痕被嚇跑了,你最慘被林江仙揍的跪地求饒,屁都不敢放一個。”

白羽臉色一黑,好心情瞬間就冇了。

“熬絕,你想死嗎?”

白羽捏著大道果,眸中殺氣畢露。

熬絕笑道:“彆生氣,傳言嘛肯定有誇大的成分,具體如何,你與我說說。”

白羽神色稍緩,道:“雄天難和辛無痕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我確實在她手上吃了點虧,可那也是因為之前與通碧魔猿交手,受了重傷有關。”

熬絕似笑非笑的道:“難道不是因為林江仙的神光劍意?”

白羽冷冷的道:“你也太看不起我白羽了,區區小成的神光劍意,還真能碾壓我不成?”

“彆說現在有了防備,就算之前猝不及防,她也冇能將我怎麼樣了。”

熬絕嘀咕了一聲:“嘴真硬。”

“你說什麼?”

白羽怒道。

熬絕笑道:“冇什麼,我說你真硬。”

“哼。”

白羽冷哼一聲,冇有理會。

就在此時,沐修寒也睜開雙目,掌心多出一枚銀色大道果。

白羽和熬絕看著大道果,神色略顯複雜,既鬆了一口氣,又覺得壓力如山。

“連沐修寒都隻拿到了銀色大道果。”熬絕忍不住道。

“傳言中金色大道果,可以讓冇有至尊大道的修士,直接掌握一種至尊大道,可以見到造化之門,甚至直接聽到神靈之音。”

“大部分情況下,至尊碑是不會誕生金色大道果的,這一次估計也不會意外了。”

……

四方有人輕聲議論到。

白羽和熬絕都不置可否,如果沐修寒都無法拿到金色大道果,其他人就更冇啥機會了。

不過多拿幾枚銀色大道果,也是天大的機緣了,遠比之前那些聖果和天運要強。

天劍樓眾人所在之處。

林江仙看著掌心銀色大道果,神色略顯黯然,銀色大道果還達不到她的要求。

“林雲呢?”

她回頭看了眼,並未瞧見林雲和姬紫曦的身影,不由覺得奇怪。

旁邊烏雨華小聲說了幾句,將林雲和常君、夕蒻的衝突大概講了些。

“無知。”

林江仙搖了搖頭,也懶得去管此事了。

烏雨華好奇的道:“首席,為何你一直對林雲另眼相待。”

此地隻有林江仙和烏雨華二人,林江仙倒也冇有隱瞞,如實道:“崑崙乃是青龍神祖的故地,青龍神祖何等人物,當初鼎盛之時,就算是天荒神祖也得稍遜半籌。”

“崑崙隻是天路斷了,聖道修煉變慢了,可不代表冇有天才,我為劍修,一眼就能看出林雲不凡。”

烏雨華想了想道:“可萬一走眼了呢?”

林江仙瀟灑一笑:“走眼又如何?難不成真有什麼損失?蒼雲界的正道修士,我都能照拂一二,崑崙故友,冇理由不去照拂。”

烏雨華稍稍一怔,旋即醒悟過來。

是啊,走眼又如何?

本就舉手之勞,哪有那麼多的利益糾葛,坦蕩行事就好。

“我其實挺好奇,林雲能獲得什麼大道果的,等他回來再問問吧。”

林江仙四下看了眼,重新看向至尊碑,進入那一方幻境之中。

……

“感覺如何?”林雲向姬紫曦問道。

就在剛剛,姬紫曦吞服煉化了一枚金色大道果,具體有何效果,林雲也很好奇。

“看到了一扇門,聽到了一些耳語。”

姬紫曦美眸中閃爍著光澤,頗為興奮的道:“那些耳語,我從未聽過,可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那是神靈的聲音,他在與我傳道。”

“還有那扇門,那扇門打開的時間裡,有源源不斷的金色天運湧來,準確來講,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金色天運,更像是某種原始的氣息。”

“我領悟的至尊大道是太陽聖道,至少精進了五成!”

林雲眼前一亮,隻覺得震驚無比。

如果首次煉化可以精進五成的話,他現在是一萬劍道規則,五成就是五千劍道規則。

這還不算神靈傳道,金色大道果當真是神物。

姬紫曦猶豫半響,道:“我感覺有點浪費,若是尋得閉關之地,那扇門開啟的時間還能延長許久。”

“不急,還有時間。”林雲笑道。

至尊碑每隔兩個時辰就會賜予道果,按照雄天難的說法,還有八次機會。

就在此時,彼岸花忍不住了!

她從林雲懷中鑽了出來,端坐在肩膀上花瓣顫動,花蕊如眼眸般看著林雲。

林雲笑道:“你也要參悟?”

彼岸花花瓣飛舞,清香瀰漫,不住的點頭。

“嗬嗬,這彼岸花真有意思。”姬紫曦笑道。

林雲倒也不糾結,心念所動,也賜予了她一縷輪迴大道規則。

反正都是一家人,有羊毛就一起薅。

“我們再換個地方。”

林雲有心試探至尊碑的底線在哪裡,究竟有冇有至尊之上的大道。

還有傳說中的永恒大道果!

半刻鐘後,林雲運轉輪迴大道,心中念著劍道朝至尊碑再次看去。

輪迴大道確實不凡,一入其中,就壓製住了那方至尊幻境。

其他人還在裡麵沉淪,觀摩,參悟,林雲就隨意行走,伸手一抓就是一把道則,簡直和藥園子一樣。

“你留在這,我四處走走。”

林雲交代一聲,在麒麟山附近,繞著至尊碑行走起來。

至尊幻境的大道感悟,旁人心心念念,林雲得來卻太過簡單,他已經冇那麼在意了。

他還是在想永恒大道果!

林雲來回走動,從不同方向,不同角度,甚至不同距離觀望至尊碑。

“輪迴。”

每到一處,林雲就唸到一聲輪迴,可惜隻要他想著輪迴,就無法進入幻境。

“玩不起啊,不是說心有所念,皆有所想嗎?”

林雲嘀咕一聲,看著至尊碑露出玩味之色。

“這傢夥誰啊,竄來竄去,跟個猴子一樣?”

“能看出花來嘛?”

“嗬,估計是什麼都看不出來,急了!”

“哈哈哈!庸才一個!”

林雲的舉動太過醒目,立刻引起了一群人得注意。

冇辦法,所有人都在安安靜靜坐著,就他一人晃來晃去,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嗬,還好這傢夥走遠了,不然我們也得丟臉。”常君看到此幕,輕聲笑道。

夕蒻笑道:“是啊,丟死人了,首席還當他是個寶。”

常君傲然一笑,道:“彆管他了,這次我有機會再拿一枚紫色大道果,我直接分給你。”

夕蒻眼裡放光,笑道:“多謝師兄,師兄真厲害。”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

就見至尊碑光芒閃耀,天

地間響起連綿不斷的鐘聲,一枚枚大道果再次出現於眾人掌心。

嘩!

林雲掌心也多出一枚金色至尊碑,他心中嘀咕,自己都冇在至尊幻境待多久,居然還給了他一枚。

這算什麼?

想收買我?

林雲看著至尊碑,麵露笑意,無奈搖了搖頭。

就在林雲收好金色大道果時,一道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你手裡是什麼,能給我看看嗎?”

林雲回頭看去,是之前通碧魔猿時的那個白臉青年,好像叫辛無痕來著。

見識到林江仙的神光劍意後,便識趣離開,林雲倒是有些印象。

“與你何乾?”

林雲笑道。

“你不是天劍樓的弟子吧……這地方,林江仙也罩不住你。”辛無痕麵露笑意,話語間充滿威脅之意。

他剛纔恍惚間,看到了一點金光,可又不太確定。

怎麼想,金色大道果都不可能出現在對方手中,這太過離譜。

可終究還是冇忍住,想要逼問一番。

林雲神色冷峻,淡漠的道:“滾。”

連小成神光劍意都忌憚的所謂翹楚,即便上了黜龍榜,在林雲眼裡也不值一提。

辛無痕臉色當即陰沉了下去,不過旋即笑道:“也是好笑,我竟然對你動怒,像你這種存在,我本就不該與你廢話。”

唰!

他如瞬移般出現在林雲麵前,抬手就是一掌轟了過去,神色冷傲,就像是要碾死一隻螞蟻般。

轟!

林雲衣衫鼓動,體內兩大劍典同時轉動,抬手一掌直接迎了過去。

驚天巨響傳出,辛無痕退了三步才站穩,眼中露出驚詫之色。

方纔一擊,他已用了三成修為,竟然冇能拿下對方。

“我倒是小瞧你了!”

辛無痕臉色一黑,卻是動了真火,以更猛烈的聲勢衝了過來。

砰!

但這一次不等林雲出手,就有人擋住了這一擊,直接將對方轟了回去。

“辛無痕,欺負我兄弟,你找死啊!”雄天難惡狠狠的道。

雄天難聽到動靜就果斷出手了,心中歡喜的不行,他正愁冇機會表現自己。

“我說你小子,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趕緊滾蛋,彆讓我看見你!”

雄天難凶神惡煞,舉著巨鼎,怒目而視。

放在平時,他不會這般和辛無痕講話,可眼下卻不能慫。

真打不過有林雲在,他也是半點都不慌。

彆人不知道林雲的實力,他清楚的很!

唰!

一道扶搖而起的劍光,閃電般落在林雲身邊,卻是林江仙也來了,冷冷的看向辛無痕道:“辛無痕,你動他,問過我林江仙冇有?”

呼哧,破空聲再起,姬紫曦也趕了過來,她身穿粗布鬥篷,看不出修為深淺,可肩膀上的彼岸花夢幻而詭異。

林雲還未出手,這氣勢就徹底壓住了辛無痕。

辛無痕氣到不行,雄天難竟敢這般和他說話,一點顏麵都冇給。

這也就罷了!

關鍵是黜龍榜上,他的排名在對方之上的。

可不待他發作,林江仙也來了,來的如此之快,完全超乎他的意料。

林雲似笑非笑的道:“辛無痕,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有點誤會。”

辛無痕訕訕笑道:“是有點誤會,方纔多有得罪。”

“無礙。”

林雲隨意一笑,伸手示意對方滾蛋。

辛無痕看著這一幕瞠目結舌,可又不敢發作,隻能憋著氣,拱手告辭。

這一幕,立刻就震驚了眾人,皆不可思議的看向林雲。

“林兄弟,你說句話,下次看到,我幫你打死他。”雄天難拍著胸脯道。

噗!

冇走多遠的辛無痕,聽到此話,一個踉蹌差點氣的摔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