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確實在滾了。

鏡頭畫麵瞬間擺盪,乍明乍暗,失焦失真,不複清晰。好不容易攝入一點有意義的影像,似乎還是羽毛飄飛,混亂不堪,倒是與直播間裡的彈幕越發匹配了。

要不要對隻烏鴉這麼大動乾戈?

最重要的是,好像還冇有得手?

袁無畏被超凡種氣勢震懾,但小心思仍然非常活躍。更因為自家丟臉表現,一下子就站穩了敵我立場。

他看著鏡頭畫麵持續翻轉,但勢頭好像是在上升,下意識就是咧開嘴巴。

不管怎樣,對一位超凡種來說,對這種目標,一擊不中,臉就丟大了!

正好,有人的表述,差不多也是這個意思。

“神聖空間他攻不進去,然後找一隻烏鴉出氣?”熱鬨來臨的時候,黑獅的話越發多了,“多半還是對著精神側打的不爽利,對一隻烏鴉就能爽嗎?”

“你確定他打的是烏鴉?”

這個問題非常到位,黑獅也沉默了一下,然後反問:“高會長旁觀者清,你看出什麼來了?”

“我還是那個意思,事實上也和六甲的想法一致:現在的荒野,至少是地洞以及那位先生高度乾涉的區域,應該是編織出了和正常不太一樣的東西。

“正是有這種‘東西’加持,拉比麵對的,並不隻是一隻烏鴉而已。”

且不說高文福話中對錯,此時六甲的表情,大約就是嘴裡被硬塞進去了一隻蒼蠅。

想辯駁,又無從下口。

因為大家都看得清楚,此前驚飛的墨水固然狼狽,但還是以一種人們暫時無法理解的方式,莫名化解掉了可堪致命的一擊,並拉開了與小醜的距離。

此時鏡頭越發趨穩,但並冇有變得特彆清晰,它似乎是撞入了雲層中,撲麵而來的儘是虛渺雲氣,細碎冰晶。很快鏡頭上也多了些水珠,在強烈的風壓下滑動、攤平、扭曲,使得鏡頭成像愈發古怪。

這樣的鏡頭成像,給人的印象大約就是墨水一門心思逃跑……但如此過了幾秒鐘,好像又發現不對,鏡頭重又調轉,重新將剛纔的危險目標納入其中。

一擊不中,小醜停留在最初出手的位置,並冇有追擊。他隻是懸浮在半空,仰頭看上來。

不知是不是沾水的鏡頭問題,此時小醜眼神飄忽,表情怪異,似乎有些其他的發現,又似在尋找什麼東西,脖子幾乎要轉成180度……從這種場麵來看,和烏鴉相比,還是他更妖魔鬼怪一些。

“拉比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所說的‘妖魔鬼怪’,或許真是另有所指?”門羅仍然在說著似引導又似捧哏的話,“所以他不是在打烏鴉,而是……”

黑獅卻不理會他,徑直去問彆人:“喂,老虎,聽得到嗎?你怎麼看?”

山君並冇真正加入視頻會議,他已經在旁邊沉默了好長時間……嚴格來說也不能叫沉默,來自旋翼機上的通訊裝置,一直傳出他與龍七的零碎言語,隻是比較模糊,乾擾較多,就是超凡種也聽不真切。

黑獅就撩撥他:“兩個男爺們兒湊一塊兒,有什麼不能公開說的?要不然,你們重新直播一下?”

山君也並冇有遮掩,

就算看不到他的臉,也能聽出滿滿的疑惑:“任務有點變化。”

“什麼任務?那位給你們派發的?”

黑獅正問著,視頻會議介麵響起了一些雜音。

“剛纔鏡頭優化比較奇怪,臨時更換鏡頭不合邏輯,那隻烏鴉也不是視角共享的形式,更談不上自身加持……”

高文福這段話,迴應的是門羅。

龍七的聲音也傳過來:“完成度飆升啊這是……出亂子還能有這效果?大約是正常作業和戰時作業模式不一樣?”

“方便共享一下任務介麵嗎?”李柏舟對這麵更感興趣。

沙卡爾則發表他對直播的觀感:“肯定還是掛載鏡頭,旋轉時有角度滑動。”

門羅也道:“資訊變得清晰,可能是經過即時優化。”

“倒是有這方麵的演算法。”田邦這一句是接門羅,下一句又跟上李柏舟,“我覺得可以直接做個現場采訪,當然是對我們前麵那位……他應該不會拒絕吧?”

一個視頻會議,直接分裂成兩股,大家各說各的。聽這樣的會議,從來都是最痛苦的。

袁無畏大腦功能區慘被撕裂,幾乎要捂住耳朵。但這時候他更好奇了,以屠格這麼個悶葫蘆性子,怎麼會接受門羅邀請?門羅又為啥要邀請他?

冇意義啊!

幾位超凡種,數他最是惜言如金,這種混亂局麵,也冇有參與任何一方。就在墨鏡遮擋下,冷冰冰地坐著。似乎在認真觀察,又好像神遊天外。

感覺還是後者居多,真正細心認真的人,還在旋翼機上呢。

此時,六耳正皺起眉頭:“什麼聲音?”

他的話音比正常時候大了些,事實上就是讓各方安靜點兒。

好像是出新情況了。

深藍集群那裡,還是直播那邊?

是直播介麵

袁無畏也察覺到了,墨水自帶的拾音器裡,除了呼嘯的風聲,此時似乎正有其他的元素摻雜進來。

小醜也不再像個雷達似的,大幅扭動頭頸,視角重新指向鏡頭所在的方向。

可這時候,墨水的鏡頭反倒轉開了,指向了上空的雲層。

是害怕了嗎?

袁無畏胡亂猜測。其實這個時候,像他這樣的普通弱雞觀眾,正從拾音器裡捕捉到越來越多的細節……

咳,稱不上,隻是原來的所謂“細節”,正不斷放大膨脹,變得越來越清晰了。

鏡頭與拾音器都捕捉到了一種低沉的“震感”。正是這種震動,使得上方雲層,失去了相對平穩的狀態,如亂絮般飄飛,也越發難以起到遮掩作用。

鏡頭將雲層上方的東西攝入。

冇有豁然開朗的天光,相反,更沉厚的yīn影從上方壓落下來。也許不是……隻是停在那裡,卻已經有泰山壓頂的直觀感受。

“我靠?”

毫無新意的口頭禪,實在不能展現袁無畏心理變化之萬一,而且也不給他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墨水以及它所攜帶的鏡頭,已經向那個巨大yīn影一頭撞了上去……

很多人以為是這樣。

事實上,臨到頭來,那隻具備超常靈性的碩大烏鴉,便展現出單看鏡頭,都能讓人拍案叫絕的極限機動能力。

鏡頭斜著抹過去,擦著龐大yīn影的下腹部,上飛轉為平飛,在失焦、變焦的連續調整中,終於找到了相對合理的狀態,也讓那龐大yīn影的麵目細節,更多地呈現。

不是概念上的yīn影,而是實質的金屬結構。

墨水和鏡頭的欺近,似乎又觸動了對方的反應,一片幽暗的金屬表層,忽然間,就有一道道指示燈亮起,貌似規整,又交錯縱橫,複雜至極。

這些燈光照亮了金屬表層那些其實不太平滑的細節,比如那些溝壑銜接的厚重模塊、漸漸支立起的蓋板、還有黑洞洞的炮口……

當然,還有愈發清晰地、帶動整個金屬構裝體的嗡然震音,好像是來自遙遠空洞的回聲。

袁無畏確認了,那是聚變引擎的轟鳴。

墨水便載著攝像頭,從微微震動的裝甲底層劃過,也飛過底層和側麵的防禦性機炮,以及疑似艦載戰具出入的巨大艦腹門戶……此時正封閉中。

但這也足夠了,一樣樣熟悉的結構、模塊在鏡頭前劃過,袁無畏再無疑問,什麼狗屁yīn影,這個,分明是一艘外太空飛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