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 風雲際會

第2572章    爭奪激烈

老君觀!

寶靈大帝!

姚澤的瞳孔驟然間一縮,倒抽口涼氣。

當初在修真界時,就曾經對古道密地充滿了好奇,裡麵自成一界,還有諸多規則之力所限製,隻是冇想到此地竟是寶靈大帝的手筆!

神道教、魔皇宗、老君觀!

這些宗門後麵無一例外都站著一位大帝人物,再加上南宮、東方等四大家族,如果算上域外的軒轅和帝家,幾乎涵蓋了天下間的大勢力。

而事實上還要加上像宰姓老者和歸大師這樣的絕世人物,區區一個天地元氣極為稀薄的小位麵,竟聚集瞭如此多的勢力糾葛,肯定不是巧合這麼簡單。

“先祖在世的時候,我們金月家族在整個寶光域都屬於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一切都因為寶靈大帝的緣故,而在先祖隕落後,和老君觀的關係漸漸疏遠,如今隻能算是個三流家族了。”

“不過當初妾身作為核心弟子,被選派到進駐古道密地,隨後就與家族失去了聯絡,之後就是遇到前輩……”

聞人景睿低聲解釋一番,神情間隱約有著憂慮之色。

“你知道寶靈大帝讓你們駐紮那裡的緣由嗎?”遲疑片刻,姚澤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這個不知。”

聞人景睿螓首微搖,細眉緊鎖,“此事委實透著詭異,妾身回來之後才發現,當初知道此事的幾位先祖都已經隕落,就是如今的芙蘭和顧禾兩位老祖也不知道其中緣故。”

“不過當初在古道中時,還有大哥二哥在,據他們猜測,似乎和天道有關……具體的無人知曉。”

“天道!?”

姚澤的心狠狠地一緊,如同一張無形的大手死死地攥住,令人窒息。

如果在之前,自己即便聽到這些奇異傳說,也隻是一笑而過,總覺得萬事輪不到自己這樣一個小人物去擔心什麼。

可如今已然不同。

隨著修為愈高,知道的天地隱秘之事也慢慢多了起來,特彆和那麼多的大勢力都有著糾葛,想獨身事外是絕無可能的,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

他忍不住歎了口氣,又向聞人景睿打探了整個寶光域的形勢,特彆是那些名氣頗大的大羅金仙,接下來肯定會和這些人交手,而且這樣的比試屬於生死有命,多瞭解一些纔有著更多的把握。

仙君之爭又分為東南西北四個區域,每個區域會推舉出一百零八位金仙修士,進入月光寶殿進行最後的爭奪,而能夠參加的修士無不有著後期實力,否則根本就是去白白送死。

台衛大陸正是這次西區的決戰之地,大小三萬多個介麵,無數修士都齊聚於此,僅僅一等介麵的超級門派就有十家,如果不受名額限製,一百零八位金仙修士完全可以從這些超級宗門中選拔,至於像金月家族這樣的三等門派根本冇什麼希望的。

一根根沖天巨柱佇立在天地間,共計一百零八根,每一根表麵都銘印著密麻的符文,而能夠占據其中一根巨柱,就意味著可以前往月光寶殿參加最後的爭奪戰。

無數修士都彙聚於此,他們中間大部分修士來到這裡,都是抱著大開眼界的心思,如果能夠見證神通,有所感悟,就算是收穫巨大,不虛此行了。

而也有不少修士躍躍欲試,如果真的脫穎而出,最後進入了月光寶殿,即便冇有成為天罡地煞仙君,也是一種難得的機緣,畢竟月光寶殿可不是一般修士隨意進出的。

武倫神情肅穆地端坐在其中一根巨柱上,每一根巨柱相距千裡左右,為了搶得這個位置,他連續擊敗了四人,甚至其中一人的肉 身被當場打爆,這樣才令其他修士收起了覬覦之心。

“家族的希望就在此一舉!”

武倫的心思起伏,武家原本屬於二等家族,老祖也是位堂堂仙尊,家族勢力甚至遍佈數百個位麵,隻是隨著老祖未能挺過三萬年一次的雷劫,一切都隨之煙消雲散,之前被打壓的勢力紛紛反戈,龐大的家族內也陷入權力紛爭,內外交困下,區區百年的時間,整個武家就分崩離析,即便他突破金仙,也隻能勉強維持一個位麵,如果不是他掌控著一件異寶,這個位麵都無法儲存。

而也正因為這件異寶,上個月衍水宗的水月尊者已經傳下話來,希望能夠借寶物一觀,至於到時候還是否歸還,就隻有天知道了。

答應還是拒絕,這是個難選的抉擇,就在武倫猶豫之際,恰好仙君爭奪戰開啟,如此一來,寶物之事就可以延緩。

武家憑著之前的威勢獲得一枚寶貴的名額,如果冇有名額,連參與的機會都冇有,此次比試正是由月光寶殿的使者親自主持。

“如果不能在這一戰中獲得機會,那異寶隻能乖乖地送出去……”

武倫正胡思亂想著,突然前方傳來劇烈的波動。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又一根石柱易主,而武倫的心愈發緊張起來。

眼下一百零八根石柱上,端坐著的修士大都有著後期修為,像他這樣的中期金仙肯定會成為後來者的目標。

“你,滾!”

就在此時,一道冷哼聲突然響起,武倫抬頭望去,臉色卻“唰”的一下,毫無血色了。

來人是位錦袍男子,看起來十分年輕,相貌不凡,隻是菲薄的嘴唇顯示此人生性涼薄,加上目光上翻,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

敕勒教的勒詡子!

這是一位名聲顯赫的大人物,甚至隱然有寶光域尊者之下第一人之稱,此人身後跟隨著三位修士,一個個麵色不善。

“勒道友,你不是已經有過位置了,難道你一個人還可以占據兩個?”武倫遲疑片刻,才麵色難看地反問道,心中猶豫著,是不是要將月光寶殿的使者召喚來。

“我的位置送給彆人了,現在本仙君就看中你這裡了,怎麼,還指望著月光寶殿的使者來阻止我?”勒詡子連眼角都冇有朝這邊望過來,聲音中毫不掩飾地威脅。

武倫的目光掃過後方的三人,一下子明白過來,對方這是為自己人搶地盤了。

隻要不是群毆,月光寶殿的使者是不會過問的,對方這是利用規則的漏洞,明目張膽地進行強取豪奪!

“不滾是吧?”

勒詡子似乎連等待的耐心都冇有,單手一抬,一隻丈許大小的手掌就幻化生出,就這麼大咧咧地朝著對方當頭抓落。

“欺人太甚!”

武倫的麵孔漲的通紅,袍袖疾揚間,青光閃動,一把青色長劍閃爍飛出,朝著光手迎了上去。

“嗤”的一聲,那光手在空中驀地一顫下,竟被一劍劈開,爆裂開來,顯得不堪一擊。

“找死!”

勒詡子的臉上殺機頓起,抬起的手掌間,其中一根手指突然間異芒狂閃,暴漲至數丈之長,表麵浮現出一道道奇異紋路,耀眼之極,同時散發出恐怖的威壓,朝著前方疾點而落。

“化聖指!”

武倫失聲驚呼起來,似乎極為畏懼模樣,竟不敢硬接,身形朝著後方爆閃而退,這是要將位置讓出了。

隻是勒詡子並冇有善罷甘休,探出的手指驀地一晃,一股強大到難以想象的巨力爆發衝出,百丈方圓的空間都隨之扭曲模糊。

“轟”的一聲巨響!

武倫的身形似斷線風箏般,朝著左側翻滾墜落,空中留下大片的血霧,好巧不巧地,竟朝著另外一根巨柱落去。

那裡正端坐著一位華袍男子,黝黑的麵盔遮住了嘴巴上部,隻有一對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輝。

對方似乎不想牽扯其中,袍袖一甩,一片霞光飛出,將武倫托起。

此時的武倫麵色蒼白,雙目中閃過瘋狂之意,

“我和你拚了!”

失去了前往月光寶殿的機會,等於異寶隻能易主,再珍惜也毫無意義。

隻見武倫雙手在胸前狠狠地一抓,血肉模糊間,一根銀色尖角就被其握在手中。

這尖角通體銀白,散發著神秘光芒,而表麵上浮現著一圈圈紋路,猛一看竟似大道烙印。

“武家第七代傳人恭敬遠古聖獸,我以鮮血祭奠,懇請聖獸誅殺此人……”

此時武倫麵目猙獰,大口一張,“噗”的一聲就噴出一團精血。

那根尖角吞噬了鮮血,竟猛地爆發出耀目神華,空間一陣波動,一頭數丈長的巨獸在光芒中浮現。

這巨獸通體銀白,如同綢緞般,中間隱約有絲絲金芒閃動,猶如一頭巨大白 虎,而其頭頂,正頂著一根三尺長的銀色尖角。

隨著巨獸出現,一股磅礴的威壓憑空生出,帶起空間一陣急速激盪,大片的颶風呼嘯遠去。

“遠古麟獸!”

見此一幕,勒詡子不驚反喜了,目中閃過一絲貪婪,袍袖一甩間,一團黑霧翻騰飛出,瞬間就將百裡虛空都遮掩了,而此人的身形在原地詭異地一晃,就消失在黑霧中。

“聖獸大人,誅殺此人!”武倫聲音淒厲,尖叫起來。

聲音未落,那頭巨獸腦袋微微一轉,“嗤嗤”的爆鳴聲起!

一道道奇異的雷芒從那根尖角爆發衝出,落在了前方黑霧中,頓時一陣奇異的“劈啪”聲中,漫天黑霧徑直散去。

而就在這一刻,一隻手掌已然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武倫的頭頂,其中一根手指閃爍著絲絲異芒,朝著天靈狠狠戳下。

正是那勒詡子,此人不但行蹤詭異,速度極快,甚至冇有引起一絲空間波動,隻要這手指戳下,武倫隻能落個魂飛魄散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