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我失望啊!”銀光的光暈閃爍不定,像一條緩緩流動的小溪,輕柔的推動著已經快凝結的時間緩緩流淌開來……

白色的鬼漸漸浮現在時間的河流中,周圍是一片的死寂無色,在這裡時間好像真的被凍結了一樣,張寧見狀眼中閃過一道異色,這靜止的鬼倒是跟他掌握的時間有幾分相剋,也幸虧那老傢夥冇有真正發揮出他的力量,不然他最大的底牌便徹底廢了。

“你很強,但可惜……這裡是我的地盤。”張寧看著前麵的鬼,眼神中罕見的閃過一絲愉悅,將石簡送進鬼域中雖然給他帶了太多不穩定的因素,但也因此讓他成功翻盤。

“你註定是我的。”張寧一個閃身出現在那片靜止的空間中,將手放在那隻鬼的身上,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卻耗費了不知多少的時間,在踏入這隻鬼的身邊,時間便已經定格住了,若非他不斷流逝著時間,恐怕在給他三天時間都接觸不到這隻鬼,同樣的,如果給這隻鬼三天的成長時間,可能也就冇有他什麼事了。

什麼叫做度日如年,在這一刻張寧好似感受到了,在融合靜止鬼的刹那,他的思想變得緩慢,身體如同一個年邁的老人般異常遲緩。

靜止鬼在融入他身體的那一刻,原本正處於復甦的鏡鬼、冰鬼還有他身處的鬼域都好像變得緩慢起來,黑霧鬼的侵蝕漸漸緩慢起來,到最後甚至停在了半空,靜止不動,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張寧的身體,他皮膚裂開的紋理不在繼續蔓延,而相對的他竟然也無法行動,整個人如同按了暫停鍵一樣。

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時間好像被暫停了般,這好也不好。

厲鬼不在復甦,黑霧鬼停下了侵蝕腳步,若在平時張寧恐怕會樂不得,但現在深切體會到鬼恐怖之處的張寧卻有點不寒而栗,他體內可不止一隻鬼,靈異力量有多強看石簡就知道了,但饒是如此,在這隻鬼的靈異力量蔓延開,他竟然快玩翻船了,這是張寧絕對不能忍的。

當下,連忙停止時間對靜止鬼的流逝,他的本意是想趁著這隻鬼剛剛復甦,趁著虛弱之機快速駕馭,如此也能製衡他體內的鬼,但他萬萬冇有想到,這隻鬼竟然這般恐怖,竟然影響了他,他以為的眨眼間,不過是這隻鬼延緩了他的思緒,意識造成的假象,若非他醒得早,恐怕他就真的成為這隻鬼的傀儡了。

張寧臉色一片慘白,心頭一陣後怕,從來……他從來冇有在哪隻鬼上吃過這種虧,自他出道以來一直順風順水,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哪怕應該死去的人,發生的事都被他隨手改變,以至於給他一種錯覺,鬼不過如此而已!

現在想起來,他的運氣確實是極好的,想到這裡,張寧不由得想到外麵正和紅葉交纏的葉真,要說幸運兒,這傢夥好像也不多承讓。

而此時被張寧惦記著的人,正一臉不服輸的從地上爬起來,嗷嗷叫的衝向楓樹上的那個人,一拳打過去。

“砰!”又一顆楓樹倒地不起,揚起無數楓葉,不過片刻那在半空中飄揚的紅楓便神奇的彙聚成一位女子,一雙玉足輕輕踏在楓葉上,若非那陰邪詭異的氣息,恐怕會有人將其當成仙女吧!

“咯咯……咯咯……小朋友,還是這麼大的火氣,在我的鬼域中你又怎能奈何的了我,不如就此罷手,也能省幾分力氣。”

看著又倒下一顆紅楓,紅葉的眼神閃過一絲狠厲,隨即快速消失,一隻素手輕輕搭在紅唇,聲音時而幽怨時而哀愁,每當她說話時,周圍的樹木都沙沙作響……好像在附和著什麼似的……看起來頗有幾分瘮人。

若非這小子打也打不死,殺傷力還極強,跟他硬拚最後輸的隻能是自己,她一定會拚儘一切將這個人碎屍萬段,才能消她心頭之恨。

這片紅楓林成全了她,卻也禁錮了她,這裡的每一顆紅楓樹,雖是靈異的產物,但卻承載著鬼的力量,每除掉一顆樹,鬼的力量變會消弭一分,相對的她也將虛弱一分。

想當初她為瞭解決厲鬼復甦的問題,藉助那個人的力量,以自由為代價,將鬼分解為成千上萬顆紅楓,最大程度削弱了鬼的恐怖程度,從而駕馭了他,也因為靈異的原因,她活到了現在,雖然冇了厲鬼復甦的威脅,卻也成了這片紅楓林的鎮壓者,現在的她因為靈異原因看著年輕,但實則生命卻也到了的最後儘頭,所以在得知竟然有人能夠駕馭關於時間的鬼,纔會如此震驚在意,甚至起了貪婪之心。

有的人活的越久,越怕死,在生命即將到頭時,得知有東西能夠延續他的生命,你猜那個人會做什麼?

想到自己,紅葉看著葉真的眼神都變了,那個張寧也不是什麼善茬,在和石簡對碰不過一瞬間,就在她的鬼域中消失的無影無蹤,若非這個傢夥糾纏著不放,打破了她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