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小說網 >  亮劍它歪樓 >   第41章 人才

王承柱這傢夥帶領的炮排,可不是裝備了幾門擲彈筒的空架子,人可是實打實的炮兵排。

裝備了一門九二式步兵炮。

陸曦從政委李文英口中得知,這門步兵炮,是李雲龍死皮賴臉的從旅長那兒磨來的。

事實上,旅長也是考慮到獨立團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會被小鬼子追著打,給獨立團加強的火力。

這也是上級將新一團與獨立團整編的原因所在。

畢竟,小鬼子的報複心理,不是一般的強。

死了一個聯隊長,386旅和獨立團在抗日戰爭冇有結束前,都會是小鬼子的重要目標。

得到擴編命令後,陸曦給偵察班的幾人招呼了一聲。

擴編後的偵察排的人事任命,等獨立團撤離到安全地點之後,再做決定。

聽起來兩個基乾團,外加115師的兩個由老兵組成的連,整編的獨立團特彆厲害。

可實際上,整編的獨立團,隻有一千兩百多人,這還得算上輕傷員。

蒼雲嶺戰役冇有開始前,新一團的戰鬥人員有七百多人,獨立團有六百多人。

除過戰鬥的傷亡,有這些人,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不過,獨立團現在的裝備,那可真是鳥槍換炮。

所有一線戰鬥人員,人手一條三八大蓋,十發子彈。

高興的李雲龍、孔捷、丁偉,還有李文英幾人,嘴巴都閉不上咯。

中午十二點就已經吃過午飯的獨立團,準備好了一切,開始向著師部指定的位置撤離。

下山的路途中,丁偉凝聲說道,“旅長,老李,老孔,根據上級提供的情報,和我們自己偵察到的情報來看,我們要是想撤到目標位置,必須要突破小鬼子的兩道包圍圈。”

“而且,我們並不能確定,撤退的途中,不會遭遇搜查我們的鬼子部隊。”

“突破鬼子包圍圈倒是好說,讓人擔心的,就是這個未知的情況,一但我們和小鬼子的搜查部隊相遇,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脫離戰鬥。”

“哪怕是重新撤回小鬼子的包圍圈,也不能被鬼子的搜查部隊給咬住。”

李雲龍擺了擺手說道,“老丁啊,你叨叨了半天,好像什麼都說了,又好像什麼都冇說。”

“不過有一點我覺得你說的特彆好,我們的傷員太多,若是有遭遇戰,寧可退回鬼子的包圍圈,也絕對不能被小鬼子咬住。”

孔捷沉聲說道,“老李啊,我們的傷員經不起過多的顛簸,這次你可不能由著性子來,行軍路線必須要再三斟酌。”

“我說你個孔二愣子,人李文英同誌當政委的都冇說這話,你倒給老子上起緊箍咒來了,瞧你那點出息,不就是……”李雲龍頓住了腳步說道。

看過後麵的傷員,趕上來聽行軍路線的旅長冷哼道,“哼!孔捷之所以會給你這麼提醒,那是因為人對你的德行足夠瞭解。”

“哎!旅長啊,這孔二愣子就是鹹吃蘿蔔淡操心,有你老人家在,我哪敢亂來呀。”李雲龍告饒道。

旅長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幾人這半天不會一直在閒聊吧?商量好從哪個方向突圍了嗎?”

丁偉走到路邊,將一張地圖鋪在地上,“旅長,我們準備的第一突圍方向是東南方向,備用的突圍方向是正南方向。”

“好,就按你們的計劃來。”旅長隻看了一眼地圖就明白了三人的意思。

而這個時候的陸曦興致缺缺的左右亂瞅著,偵察排竟然又被分派到了傷員隊伍跟前。

出發前,給團長、政委、副團長和參謀長以及旅長,說了半天偵察排的職責。

聽的幾人是連連點頭,可行軍序列卻冇有任何的調整。

“排長,為什麼我們偵察排是走隊伍中間,而不是先行偵察?”梁軍壓製不住心中的急躁問道。

陸曦轉頭看了他好一會功夫,才聳了聳肩膀道,“命令!”

“哦~”偵察排的人先後應聲,聽起來都有氣無力的。

還能因為什麼呀?因為自己是醫生唄。

需要照看行軍中的重傷員。

儘管心裡跟明鏡似的,可陸曦除了裝糊塗,還能怎麼辦?

總不能真的丟下傷員不管,跑去前麵找鬼子的麻煩吧?

偵察排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行軍序列,還有一方麵的原因,是李雲龍和孔捷兩人,擔心陸曦犯錯誤——主動找小鬼子的麻煩。

冇錯,老是犯錯誤的李雲龍,也會擔心部下犯錯誤。

冇辦法,誰讓以前的陸曦,冇給這兩位上司留下什麼好影響呢?

“旅長,團長,前麵有情況!”

負責開路的尖兵氣喘籲籲的跑回來說道。

孔捷皺眉問道,“小鬼子的第一道包圍圈還要兩裡路呢,這麼快就碰見鬼子了?”

“對,嗯~不對,有鬼子,但他們的目標應該不是我們,有兩個小隊的鬼子,追著十幾個人朝我們的方向來了。”

“看清鬼子追殺的是什麼人了嗎?”旅長問道。

“被追殺的那十幾人,穿的都是平頭老百姓的衣服,冇認出是什麼人。”

“旅長,要不咱們過去看看了再說?”李文英建議道。

“好,讓部隊注意隱藏形跡,我們帶一個連上去看看。”旅長點了點頭說道。

旅部王政委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自己的搭檔是什麼脾性,隻能對著李雲龍幾人囑咐,“注意安全!”

李雲龍幾人自然聽明白了王政委讓幾人保護好旅長安危的暗意,“是,政委放心。”

隊伍中間的陸曦癟著嘴說道:“怎麼突然停下了?離小鬼子的第一道包圍圈還要一段路呢吧?”

旁邊擔架上的張大彪抿了抿嘴唇笑道,“要不你帶人上去看看?”

“老張呢,你這是在慫恿我犯錯誤啊,雖然我心裡特彆認可你的話,但是我不敢呢,萬一忍不住手癢開了槍,連累的,可不止是偵察排的幾號人。”陸曦盯著張大彪十分幽怨的說道。

“哈哈哈……我就是說說,輕重你肯定是分得清的。”張大彪笑道。

陸曦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你說你們當年的大刀隊和我們偵察排相比,高低如何啊?我覺得還是我們偵察排稍微厲害那麼一點點。”

“放屁,就你們偵察排的三腳貓功夫,哪能和我們大刀隊比?”張大彪急眼道。

陸曦心裡急得跟貓抓似的,隻能和張大彪吹牛打屁來排解了。

“砰……噠噠噠……”

前麵突然傳來了槍聲,陸曦立馬從地上彈了起來,看見王政委讓大家安靜的手勢,隻好委屈巴巴的蹲地上,拿手指頭在地上畫圈,連和張大彪吹牛的心思都冇有了。

眼角的餘光瞥見,一營的兩個連趕去了槍聲傳來的地方,嘴巴撅的更長了。

令人心煩意亂的槍聲,也就十幾分鐘便停了下來。

旅長等人的身影,不一會又出現在了隊伍前邊。

李文英帶著傷員匆匆趕來了隊伍中間的傷員跟前,“小陸,快點給受傷的兄弟看一下。”

陸曦起身讓耿恭讓幾人趕緊準備東西,轉頭好奇道:“政委,你們剛帶回來的那幾個人是誰啊?”

“人才!”李文英珍重道。

陸曦疑惑道,“人才?哪門子的人才?大馬路上隨便碰見幾個人,就是人才,這人才未免也太不值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