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7章

時間一過,便是十年。

十年間,西梁更是繁榮,國泰民安,百姓無不稱頌他們的君主,愛民如子,聖明通達,可更加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帝後二人的感情,新帝登基十年,後宮隻有皇後一人,可縱是如此,後宮也並不冷清。

第三年的時候,皇後生下了一個小公主,皇上大喜,開國庫,行賞天下。

第七年的時候,皇後誕下一個小皇子,普天同慶,在宮外行館設流水席,足足吃了一月。

如今,已是第十年。

百姓們都在等著宮裡皇後再傳好訊息,卻是不知,帝後二人在一月之前,就已悄然離開了皇宮,和他們一道,偷偷離開的,還有太子!

藥山。

山腰的藥廬外,藥香瀰漫。

老者一頭白髮,雖已年邁,可身體依舊健朗,他站在藥田外,看著藥田裡,婦人挽著袖子正幫他收著藥草,婦人身旁,那俊美無儔的男人,雖是一襲普通青衫,縱是做著粗活,可依舊難掩一身的貴氣。

夫妻二人在藥田間,說說笑笑,畫麵好不和諧。

而此刻,山頂禪室。

男人一襲灰色衣衫,跪在佛前,敲著木魚。

身旁,男孩不過十歲左右,跪在他的身旁,雙手合十,口中亦念著佛經,二人眉宇之間,幾分相似,卻又諸多不同,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男人停下了敲木魚的動作,起身,身旁的男孩,亦隨他一起起身,他去哪裡,那小男孩亦跟著他一起,不發一語,他做什麼,他便跟著做什麼。

“你身為太子,不該來這裡。”

傍晚,做了晚課,二人回藥廬之時,男人終於開口,說出了一早就想說的話。

自十年前,自己來了藥山,被藥山禪師所救,他便冇再離開過,可他卻知道,他的心中依舊有所牽念,那個小嬰兒哭笑的模樣,無數次在他的腦中浮現,他亦冇想到,在藥山的第二年,年玉和楚傾來藥山之時,他再次見到了那孩子。

不過是兩歲,一見到他,便奶聲奶氣的喚他王叔,那雙眼,依舊如當時在他懷中一樣,靈氣動人,饒是現在,他還忘不了那時,他內心的激動。

之後,每年他都會來這裡,或隨年玉和楚傾一道來,或是自己偷偷一人前來。

不知不覺,每一年,他的心裡,亦是有了期盼。

“太子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個名頭罷了,朝堂之事有皇弟,我素來愛偷懶,不喜那些煩人之事,正好皇弟是個能乾的,父皇有皇弟就夠了,王叔......”

突然,小男孩話鋒一頓,轉眼望著身旁的男人,似乎想說什麼,卻終究冇有繼續說下去。

男人冇有留意到他的異樣,隻是聽他的話,有些恍惚,若當年他也如這孩子一般對皇權如此淡然,也不至於......

身旁,小男孩跑了去,他亦是冇有瞧見,男孩的眼裡有一抹堅定。

方纔,他想告訴王叔,他想卸下太子之位,到藥山來陪他,可他知道,自己若如此說了,王叔定要說教,不允他來,既是如此,倒不如先斬後奏!

男孩眼底精光閃爍。

到時候,他賴著不走,誰能奈他何?!

對付王叔,他可是有好多辦法呢!

1秒記住筆趣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