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該死了。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利用連環殺手,再這樣下去還有什麼是他們做不出來的。”謝小琳說。

“可惜,陳鬆奇、路小齊和楊軍失蹤了。”洛萌有些惋惜。

“他們?你不知道嗎?他們已經如願被做成標本了。”謝小琳說。

洛萌搖頭,“這個我不知道”。

“那個山洞被打開了,裡麵有幾塊地方是他們處理屍體用的……。”謝小琳似乎不願意回想。“怎麼說呢。就是一個人類屍體的加工廠,你能想象的所有不好的東西……裡麵都有。”謝小琳說。

“713行動的那些人……。”洛萌不敢往下說。

“受害者太多,他們正在排查。吳局……把他們的資訊和檢材都提前留給了政委。他早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謝小琳說。“有時候還挺佩服他們的,求生是人的本能,他們……卻從未退縮。”

洛萌不想再繼續這個沉重的話題。她轉而說道:“大嶺賭場是不是被封了?”

“嗯,被封了。不過涉及嶺東區區長何強東等人的一係列案件。案子還要調查。這次不止是公安局,市裡的乾部也有不少都落馬了。這個組織在薊幽盤亙多年,能讓你們幾個給啃下來,實數不易。”謝小琳說。

如葉悠所說不管案件過程多麼離奇曲折,謎底揭開的那天總有些乏善可陳。跟謝小琳聊完之後,洛萌心情好了一些,這些天來第一次下樓,她站在樓下的照片牆處看了很久。

局裡來了很多新麵孔,她都不認識。樓外的通報欄內貼著大串的名單,全是違紀違法的領導乾部,高局和趙隊的名字赫然在列。洛萌有些難受,這麼多熟悉的麵孔都牽涉其中,著實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

“這還隻是開始,後麵還有一些罪行較輕警員的自首,涉及的人會更多。”李聞書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你怎麼在這裡?”洛萌問。

“我被調來協助專案組工作。”李聞書說。

洛萌笑著點頭,想不到當年那個書生意氣的傢夥成長得如此之快。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當林平被殺的案子調查完畢,政委提出將他的遺體火化。此時正值薊幽市公安局的民警士氣低迷之時,他想藉此激勵大家的鬥誌,凝聚警心。

洛萌和江奕他們出現在追悼會上。洛萌看著旁邊被國旗覆蓋的盒子鑽心般疼痛。葉悠……他們隻找到了她的揹包碎片。

那個姑娘如雪花一樣駐守過冬天,卻在春天到來時悄然逝去。她的那些秘密,那些喜怒哀樂……再也無人探尋。

洛萌在她的墓地前燒了很多紙。“紙錢我可以理解,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你都是從哪裡弄來的?”謝小琳問。

“有專門賣的店。”洛萌一邊往筒裡扔著紙錢,一邊說道。

“怎麼還有這個……。”謝小琳拿起一個毛絨玩具。

洛萌的眼淚滴在上麵。“她說她不知道小孩子喜歡什麼。因為……從8歲那年起她就再也冇有收到過玩具。”

“以前都是她燒給彆人,現在她走了,我能做得也就隻有這些了……。”

謝小琳眼中含淚,“會的,她一定會收到的”。

“你不過去看看嗎?”李聞書擦著眼淚說。

“算了,去不去,都一樣。該買的洛萌都買了。”江奕抽著煙靠在車上,目光卻一刻也冇離開過遠方的那團火光。

薊幽的‘大地震’持續了很長時間,官員的交替,秩序的整頓讓人們忙得不可開交,待一切平靜下來已是一年之後。今年市局內部又開展了轟轟烈烈地肅清流毒活動,從上到下清整學習。大家真正閒下來已是夏末秋初。

洛萌再次來到葉悠的墓地,依舊是燒了很多紙錢。“你上次燒了那麼多,她幾輩子都花不完……。”江奕站在她的身後說道。

“還有人嫌錢多嗎?”洛萌麵無表情地回頭:“怎麼?在墓地點火的事兒為難你了?堂堂的刑警隊長這點兒主都做不了。”

“我已經辭職了。”江奕平靜地說。

洛萌一個走神差點燒到手。“為什麼?李新局長知道嗎?”

“知道。他已經批了。”江奕說。

洛萌轉過身認真地看向江奕:“你今後打算去乾什麼?”

“我想到處走走,說不定哪天能還能遇到韓黎。”江奕輕鬆地說。

薊幽的冬天還未到,曾經並肩作戰的那些人都漸漸離去,隻留洛萌還堅守在崗。

“要不你也彆乾警察了。當個醫生或者跟著我乾也行。就憑你這長相出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兒。”自從那個案子過後,謝小琳就和洛萌成為了朋友。

“不要。”洛萌情緒低落。

“我就不明白,當警察有什麼好。”謝小琳嘟囔著。

“冇什麼好,但總得有人做。再說我得留在隊裡,要不然後來的人忘了他們可怎麼辦。”洛萌聲音越來越低。

謝小琳嗤笑一聲,“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他們也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洛萌的話讓謝小琳陷入沉默,她理解洛萌,洛萌的堅持就像她自己。

“你倒是很喜歡水。”韓黎笑著對前麵的身影說道。

“我這是投其所好。”她笑著轉身。

“我就知道你冇死。”

“我也知道你肯定能走出來。”

“這個還你,這個仇得你親自去報。”韓黎將那條帶著兩個指環的項鍊遞給她。

“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的道理。再說我現在的身份也不能帶著它。”她笑道。

“你把這個重擔托付給我,怕我這一生都要為此打工了。”韓黎說。

“你一這生註定要活出兩個人的精彩才行。至於我,比你多一個,是三個。”她依舊笑著。

“好。隻要人口販賣組織不被消滅,我就會一直工作下去。”韓黎說。

其實他們都明白薊幽隻是這個組織的一個小小的中轉站,背後的那些公司、物流、網絡、買家,甚至包括著一些研究機構他們都還冇有查清楚……,還有很多謎題需要他們解開。隻要犯罪還在,他們的故事就冇有結束。

“聽說新的聯絡官來了,你見到他了嗎?”她問。

“好好的刑警隊長不當,偏要來國際刑警組織。”韓黎嘟囔著。

“看來還是江奕瞭解你,這麼快就找來了。”她揶揄道。

“你真的不打算告訴洛萌嗎?她可一直傷心著。”韓黎說。

“不告訴了。免得以後再傷心一次。”葉悠笑著眼中閃著細碎的光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