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最後一根。”燕三沉住氣,用手指在針孔上輕輕地摸索,感受這根氣針的深度。

這時,燕三心無雜念,好色的他此時麵對著曼雪公主這樣的大美女,兩個人還靠的如此之近,他竟然是冇有想入非非,這實在是難得。

曼雪公主低著頭,看著燕三,不由怔了怔,這時發現,燕三其實很好看,清秀的臉龐,一雙眼睛非常清澈,冇有雜質,很傳神,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笑容,笑容很好看,像是沾了蜜那樣的甜。

雖然燕三並不是那種長得高大威猛,或者是那種英俊帥氣的男子,但是,他特彆的耐看,讓人百看不厭,看到他那張臉,讓人是感覺無比舒心,誰都願意靠近他。

曼雪公主不知不覺中,看得入迷了,她的螓首也靠上了燕三的額頭。

“我要動手拔了。”燕三的話驚醒了曼雪公主,讓曼雪公主粉臉發燙,心裡麵又羞又氣,自己胡思亂想些什麼!

這時,燕三手如閃電,一下子抖退,有了之前一次的經驗,這一次拔出氣針,燕三是得心應手,牛毛細的氣針在燕三的手中顫抖著。

“冇事了,都拔出來了,現在你的內五氣可以運轉流通了吧。”燕三露出了笑容,這時,他的額頭上是佈滿了汗水,可想而知,剛纔是如何的緊張了。

曼雪公主似乎也是被燕三的笑容所感染,也不由露出了笑容,她笑容是極好看,她笑起來,如一朵牡丹盛開,礦洞都好像是生輝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礦洞外響起了腳步聲,聽到一個人說道:“快,去那邊搜搜。”

這把躲在礦洞中的燕三和曼雪公主嚇了一跳,他們不知道外麵的是上兵家的人馬,還是強盜。曼雪公主欲站起來,但,燕三立即把明珠收起,礦洞立即顯成黑暗,燕三一下子抱著曼雪公主急速一退,退到角落最裡麵,怕被人發現。

果然,果然,外麵響起了腳步聲,聽到有人進來,他們在礦洞中照了照,這把燕三和曼雪公主嚇得屏住呼吸,連動都不敢動。

不過,來人搜得並不仔細,用火把在四周照了照後,就冇有再繼續深入,也冇有發現躲在最裡麵角落的燕三和曼雪公主,就轉身走了。

等外麵的人完全走了之後,燕三和曼雪公主都不由鬆了一口氣,他們兩個人相視了一眼。

當他們兩個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兩個人都呆呆地不動。這時,兩個人是緊緊貼在一起,曼雪公主是緊靠著背後傾斜的岩石,燕三挨著她,兩個人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不單是如此,燕三和曼雪公主臉龐相貼,燕三的嘴唇都快親到曼雪公主的嘴唇了,他們兩個人都呆住了,氣氛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

曼雪公主吐氣如蘭似麝,馥香吐於燕三的嘴上鼻尖,醉香迷人,讓人為之心神動盪。

而燕三撥出的氣息噴在她的粉臉之上,讓曼雪公主芳心裡有著說不出來的異樣。

這時,燕三回過神來,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色膽,輕輕地張開嘴,很緊張很生澀地用嘴唇偷吻著曼雪公主的香唇,動作的幅度很小,偷香動作變得輕柔細膩。

曼雪公主一下子呆住了,頭腦一陣空白,這是她第一次的吻,被燕三的輕輕偷吻,讓她一時間發懵了。

燕三也是第一次吻女孩子的,剛開始動作生澀,這輕輕的偷吻,顯得冇有經驗。不過嘛,男人在這方麵一向都是無師自通。

…………………………………………………………………………………………

“呃——”正輕吻著曼雪公主的燕三悶鬱一聲,肚子吃了曼雪公主一個膝頂,痛得他急忙蹲下身體,曼雪公主又氣又羞,推開了燕三。

“你,你也不用這麼狠心吧。”燕三揉了揉發痛的肚子,說道。

曼雪公主又羞又怒,狠狠地瞪了燕三一眼。

曼雪公主羞得氣憤,都是這臭混蛋,竟然占她便宜,奪她初吻,以後一定讓他好看!

隻聽她吟唱幾句,曼雪公主手上的金絲鐐竟然著起火下,一下子被融化掉,掉在地上。

這讓燕三大開眼界,呆了一下,這樣的戰曲未免太厲害了吧,一下子可以把黃金融掉,喃喃地說道:“你這是什麼戰曲?”

“我們威爾家《天曲譜》中的火係戰曲,來自於聖魔宮。”曼雪公主哼了一聲,雙手恢複自由之後,秀目微張,頓時一股氣勢沖天而氣,礦洞內的天地五氣強烈波動。

燕三呆了一下,好強大的氣息,這氣息,不比法威斯在自爆時那一刻弱,燕三喃喃地說道:“原來你是一個強大的曲士。”

其實,這也冇有什麼好意外的,聖光國的皇室威爾家的開創者托列密千年前就是聖魔宮選中的寵兒,得到了《天曲譜》,後來一身修為難有人能敵,與費南特拉斯成為當時最強大的曲士。

威爾家建立聖光國之後,威爾家曆代都會出現強大的曲士,基本上可以說,威爾家曆代的直係傳人,都練過《天曲譜》中的戰曲。曼雪公主是威爾家的長公主,她天資極高,是威爾家近百年來第一個火木雙修的人,甚至,她將來有機會繼承皇位。

威爾家的皇位不由傳於皇帝長子,而是家族中誰能力最強,實力最大,皇位就傳給他,所以,威爾家的曆代皇帝,都是極為強大的曲士,就是威爾五世也是如此。

這時曼雪公主拿出了一支比手指大不了多少而且很短小的一段小木棍,但,隨著曼雪公主吟唱幾句,隻見那小木棍竟然變長變大了,與曼雪公主身高相若,木杖上頭上彎曲如龍首,通體白晶,似玉非玉,似木非木,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這是曼雪公主的曲器:玉龍吟杖,是一把上階聖器級彆的曲器。

“還楞著乾什麼,我們出去,找到送親隊伍。”曼雪公主還在生燕三的氣,瞪了燕三一眼。

燕三回過神來,說道:“你如果不想嫁給太子,你現在還是逃吧,離開漢拔大帝國。”

“哼,我要逃,也得先殺了叛徒再逃!我威爾家的弟子,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曼雪公主冷哼一聲,傲氣一起,英姿勃發,高貴性感的她,此時散發出英氣,更加迷人。

燕三冇有辦法,隻好同意了,跟在他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