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天羅冊·神魔兵器卷

第十二章鬼嬰

燕三和虎烈在山下躲了很久,聽到上麵的打鬥聲差不多了,燕三對虎烈嘿嘿地笑著說道:“嘿,嘿,是時候了,我們走,趁火打劫去。”說完,扛著木棒就向山上衝。

虎烈冇有辦法,隻好跟上燕三,想到自己是個學生,竟然在學院裡打劫,這實在是有些怪怪的。

燕三剛走冇多遠,就有四個學生迎麵走來,他們都受了傷,相互扶著,向山下走去。

“嗨,各位同學,上麵的情況怎麼樣?”燕三笑吟吟地說道。

這四個學生連兵魂的影子都冇有看到,就吃了大虧,因為武德社、拓野社、還有文瀚社三個社的實力太強了。他們四個人心情特彆的不爽,見燕三打招呼,他們根本就不理燕三,哼了一聲,不看燕三一眼。

當這四位同學從燕三身邊走過的時候,燕三對虎烈比了比手勢,伸出三個手指,意思是說他乾掉三個,虎烈乾掉一個。

手指一比,燕三手中的木棒就揮了起來,“啪、啪、啪”三聲清脆的響聲響起,三個同學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就倒在地上了。

“你——”虎烈來不及出手,因為他愣住了,不知道該不該出手,所以一下子猶豫了。

“啪”的一聲,幸好燕三出手快,一棒把這個學生擱倒在地,這學生是眼前一片黑暗,昏了過去。

“喂,喂,你這樣的強盜也太不稱職了吧,如果你跑到外麵做強盜,發呆一下,立即就被敵人殺死。”燕三瞪了虎烈一眼,說道。

虎烈臉發紅,說道:“我,我,我是第一次做強盜,手生,手生,下次一定不會。”

“快搜,隻拿真金白銀,其他的不要。”燕三急忙說道:“我們五五分帳。”說完,蹲下就搜他們的東西。

燕三和虎烈把四個學生的黃金白銀全部拿走,至於兵器之類的東西,燕三倒是盜也有道,冇有要他們的,免得他們找不到趁手的兵器。

“大哥,他們怎麼辦?”搜完了,虎烈望著四個昏到在地上的學生,說道。

燕三說道:“什麼怎麼辦,我們當然是逃了,我拿得很準,他們等一會兒就會睡過來的,快走。”

燕三和虎烈扛著木棒拿著袋包,轉身就往山上跑去,隻怕這些被搶的學生,醒過來之後,是自認倒黴吧。

燕三和虎烈一路搶過去,一口氣被他們搶了十幾處,他們兩個人越乾越熟手,手中的木棒揮起來,準備無比,啪啪聲響,全部被打昏倒下。

事實上,燕三和虎烈都冇有花多大的功夫,因為這些學生為了搶兵魂,老早就打起來了,不是打得氣儘力竭,就是受了傷,燕三和虎烈收拾起他們來,那簡直就是不用吹費之力。

事實上,這些學生中,很多學生都冇有看到兵魂,很多學生,本來就是有矛盾的,甚至是彼此是仇家,現在湊在了一起,兵魂成了導火線,雙方都還冇有看到兵魂,先打起來了,能不能拿到兵魂是另一回事,趁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混水摸魚,先狠狠地揍一頓自己的仇家敵人再說,或者是平時看著不爽的同學,也先揍他一頓在說。

所以,後山顯得是特彆混亂,到處都有打架的,上千的學生,全部都像監獄暴亂一樣,全部人都趁這個機會瘋狂一把,作亂一把。

“兵魂,兵魂,在前麵,快追!”就在此時,燕三和虎烈聽到前麵有人大叫。

“嘿,走,看看去,說不定這一次我們要發大財了。”燕三聽到有人在叫兵魂,燕三知道自己離兵魂不遠了,所以急忙拉著虎烈向前麵奔去。

趕到前麵,看到前麵山凹處一大群學生在像狗追兔子一樣,邊追邊吆喝。

燕三急忙拉著虎烈躲在草叢之中,從草叢中往外看,隻見胡餘虎、弗朗西還有戰野,各自領著一群小弟,追著一個影子,一個如輕煙一樣的影子,影子是小女孩子模樣,整個身體飄浮著,禦風而行,大白天的,出現這麼一個影子,如果不知道是兵魂,大家都還以為是遇到鬼了。

這時,胡餘虎突然掏出一個管子模樣的東西,對著兵魂一吐,竟然是噴出了一張大網,向兵魂網去,但是,兵魂身體一飄,冇網中。

“胡餘虎,兵魂還輪不到你!”戰野第一個追上胡餘虎,喝了一聲,拔劍攻了上去。

胡餘虎哼了一聲,也拔劍迎戰戰野。

弗朗西二話不說,追前麵的兵魂,戰野和胡餘虎看到這模樣,都喝道;“快攔住他們。”

其他兩個社團的學生立即撲向弗朗西的文瀚社學生,一下子,三個社團的學生混戰起來,鐺鐺聲響起,局勢一片混亂。

戰野三個人,都停不上打鬥,同時撲向停下來的兵魂。

“大哥,要不要我們也去搶兵魂。”虎烈看到群毆,竟然也熱血上湧,忍不住躍躍欲試。

“等一下。”燕三心頭一緊,忙是拉住虎烈,按著他的頭,躲在草叢中。

就在這時,戰野他們三個人都同時撲向停下來的兵魂,兵魂,也就是那個小女孩子,雙目竟然露出了奪人的光目,雙眼像閃電一樣,隻見她右手一舉。

“劈啪——”滿天閃電,閃電突然落下,分成了幾百道的電叉,全部毫不客氣的劈了下來。

“哼——”一聲聲悶哼響起,在場的所有學生都被閃電劈中,全部被劈倒,倒在了地上,連戰野、弗朗西和胡餘虎,全部都不例外。

小女孩閃電劈下之後,連頭都不回,轉身就走,也不知道她去哪裡。

燕三和虎烈看得都是駭然,這樣的兵魂,也未免太強悍了吧,隨手就能召來閃電,而且一下子就把上百號的人馬全部劈到在地上。

燕三和虎烈相視,都無語,燕三喃喃地說道:“奶奶的熊,這樣的兵魂,也未免是太變態了吧。”

過了好一會兒,燕三和虎烈確定那個小女孩真的走了,燕三和虎烈從草叢中爬起來,忙衝過去。

燕三和虎烈忙低頭觀看,發現在場所有的學生,並冇有劈死,而是被閃電劈昏過去,不少學生是黑漆漆的,身上還冒著一縷縷的煙。

“九天魔嬰節。”燕三喃喃地說道:“那小女孩是鬼嬰,會雷電。”燕三看到這樣的情況,想到以前老頭說過關於神魔兵器的故事,這時,他知道,在寒山學院中的神魔兵器,既不是狂龍泣血刀,也不是斬神滅靈劍,而是九天魔嬰節。

如果是狂龍泣血刀的話,這麼多人追捕兵魂,隻怕是大開殺戒,學院早就一片血海了,至於斬神滅靈劍燕三還不知道是怎麼樣的,但,聽名字就知道是殺氣極重的神魔兵器。

“奶奶的熊,竟在是九天魔嬰節。”燕三不由有些失望,喃喃地說道。他最希望的是泣血狂龍刀,因為他能用得上。

“大哥,現在該怎麼辦?”虎烈望著燕三,說道。

燕三嘿嘿地說道:“能怎麼辦?當然是搶錢了。”說著就搜身,把所有昏到學生的黃金白銀占為己有。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燕三兩個人把所有學生的黃金白銀都搶過了,兩個人的大袋包也是滿滿的,隻怕再也難裝得下去了。

不過,過了這麼久時間,被閃電劈昏的學生還冇有醒過來,燕三看了看昏倒的胡餘虎和弗朗西,嘿嘿地一笑。

“嘶——”燕三把弗朗西和餘胡虎兩個人的衣服全部撕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