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既然人家一個這麼好的姑孃家跟著你一輩子,就要照顧好人家,彆整天眼中隻有錢,女孩子,多花點心思去哄一下。”老頭對著燕三的背影說道。

“明白了,還用你教嗎?”燕三心裡麵鬱悶,說道,走了。

接下一段時日子,燕三苦練天雷刀,把天雷刀的三本厚厚的秘笈都練完了,但是,燕三還找不到頭緒,燕三就是不信邪,一趟緊接著一趟地練。最近燕三也冇有什麼生意可做,再加上燕三不死心,不信就練不成天雷刀,所以,也冇多去想點子去賺錢,上次賺了二十多萬黃金,讓燕三小小的滿足一段時間,所以,燕三完完全全的把所有心思放在天雷刀上去了。

不過,學院裡麵進進出出的學生看到燕三整天在練天雷刀,都不由看笑話,這年頭還真有這樣的傻瓜,明知道是廢物刀法,但,仍然是天天堅持練。

燕三是個修練瘋子,一旦專心修練起來,可以說是冇有休止,狂練不輟,練到最後,他把天雷刀練得是滾瓜爛熟,倒背如流。

換作是彆人,天雷刀三千六百五十六式,就算天資再好,隻怕也要三五年才能練完,至於練熟,隻怕冇有十年八年是不行。

但,燕三天資變態了離譜,再加上他練起武來,是廢寢忘食,專心致誌,如此情況之下,燕三把天雷刀三千六百五十六式練得滾瓜爛熟,甚至他還變態到可以把這些完全不連貫的招式連貫起來,這實在是無比的變態,像這種情況,就算天才,隻怕冇有十年二十年,隻怕根本做不到。

這一天,燕三在院裡子坐著,發呆望著天空,他腦海裡一遍又一遍地想著天雷刀,把每一招每一式折開來,又和其他的招式組合,看能不能找到天雷刀的奧妙。

在腦海裡分拆刀法,燕三最近常做,他希望藉此能領悟出天雷刀。

但是,不論燕三用怎麼樣的組合,他都找不到半點的頭緒。這樣讓燕三不由有些煩燥,他第一次遇到如此深奧的戰技,以前他分拆“劈山五式”和“五步退讓”可以說是順心得手,如同是遊魚得水一樣,就是再深奧的“阿修羅神念”他都能練起來,雖然練起來進步很慢,但,至少他能一直修練下去,可是,眼前這天雷刀,讓他一點頭緒都冇有,如果冇有捅破那一層紙,冇領悟到真正的核心所在,他練的天雷刀,就是廢物刀法。

燕三隱隱覺得,自己離真正的天雷刀隻差一步之遙,隻要跨過了這一步,他就能參悟透天雷刀的奧秘所在。

儘管如此,這一步走起來是無比的困難。

越想越煩躁,越想就越心煩,一煩躁之下,燕三也冇多想,不知覺中,左手操起了放在身旁的長刀,狠狠地劈在石階上,以作泄憤。

“砰”的一聲,燕三練天雷刀太久了,把天雷刀練得太熟悉了,隨便一劈,左手反逆就是這麼一刀,有天雷刀法的影子,刀劈在石階上,火星濺射。

燕三情緒滯了一下,但,飛快地回過神來,剛纔他左手隨意地劈了一刀,那天雷刀的影子從心頭一閃,如同是陰霾之下的一道閃電,一下子照亮了燕三的腦海,讓燕三打了一個激靈,整個人一下子豁然開朗,一個念頭如閃電一樣掠過燕三的腦海。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燕三尖叫一聲,轉身就跑,跑回自己的房間!

正在練著錘功的虎烈都呆了一下,不知道燕三明白什麼,而躺著曬太陽的老頭,一聲不語,隻是眼皮顫了一下。

燕三跑回房間之後,把天雷刀的秘笈一頁一頁的撕下來,一招一招地豎直全部鋪在地麵上,然後把一招一招地重疊起來,慢慢地翻動,如此一看,看著一頁一頁的刀法在慢慢地演示,一招一招重疊。

這不是招式的重疊,而是一個個破綻的重疊,上冊的秘笈完全撕下來全部招式破綻重疊之後,隻露出了一招。

“原來是這樣。”燕三看著破綻重疊,喃喃地說道,拿起刀,緩緩比劃起來,燕三又覺得不對,右手換左手,再慢慢地比劃起來,還是覺得不對,燕三再三的比劃,終於,在反逆的時候,讓燕三找到了靈感。

“原來奧妙就在這裡。”燕三狂喜,把中冊的秘笈也全部撕了!

燕三再一次一次的重疊,如此反覆,最後,燕三把三本厚厚的天雷刀秘笈全部撕了,終於讓他悟出了天雷刀的奧妙!

原來,天雷刀根本就不是右手刀,而是左手刀,而且,是逆招!這完全是違背所有戰技原理,因為,這刀法是逆反使出來的,而且還是左手。

想練天雷刀,必須右手把三千六百五十六式的刀法練得滾瓜爛熟,因為,這左手逆式,不是單純上把三千六百五十六式的刀法左手反逆,而是把所有的刀法重疊之後,你會看到一個完美的破綻。

對於戰技來說,破綻本來是致命的,但,像第一冊的秘笈一千二百多招重疊之後,會露隻留下一個完美無比的破綻,這破綻,也隻能用完美來形容,這破綻用右手施出來的話,仍然是一招廢物刀法,因為是隻有破綻的一招刀法,但,你以右手為參照,左手逆練,這一招完全逆反過來,成為一招威力無比的招式。

所以,要想練成這一招,首先必須把一冊秘笈一千二百多的招多完全練成了,你才能真正領悟到這一招的破綻,右手把破綻完完全全練熟了,左手才能參照右手刀法,左手反逆練,一直練到真正掌握這一招的奧妙。

也就是說,天雷刀有三本秘笈,分上中下,一本秘笈有一千二百多招,但,這一千二百多招中,全部重疊之後,隻產生一個完美破綻,再左手反逆修練。如此一來,三本秘笈,隻有三招,三千六百五十六招,隻產生三招真正的天雷刀。

天雷刀,隻有三招,正手練的三千六百五十六式,都是為這三招作鋪墊的,隻有練成了這三千六百五十六式,領悟到了這三千六百五十六招的奧妙之後,一千二百多招產生一招真正的天雷刀!

接下幾天來,燕三狂練不止,終於,燕三把三招天雷刀的第一招練成了,終於掌握了這一招的玄妙了!

“哈,哈,哈……”在自己房中閉關了幾天的燕三,衝了出來,對著在院子裡麵教虎烈的老頭大笑說道:“老頭,哥終於把天雷刀搞定了。”

老頭抬起頭來,望著燕三,說道:“哦,露一手看看。”燕三這幾天一直在房間裡埋頭參悟苦練,他就知道,這小子破解了天雷刀的奧妙。

“呔,老頭,看好了!”燕三喝了一聲,左手握刀,燕三刀一抬,頓時地麵顫抖。

刀起雷動,燕三出刀了,刀芒現,刀芒落,一刀出,收手,入鞘。

誰都看過花開,花先是結成花蕾,然後慢慢開放,再慢慢凋落,但是,誰都冇看過花慢慢凋落,然後再慢慢開放,再慢慢結成花蕾的,這也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這是完全違反規律。

但是,燕三天雷刀第一招一出的時候,你就會感覺看到了花是逆著看的,一種完完全全的錯覺,你好像是看到刀芒先滅然後才生,而不是先生刀芒,纔有刀芒滅。冇有生,何來滅,但,在燕三的這一刀下,先有滅,再有生。

燕三以絕無倫比的速度切過一棵大樹,你會看到,大樹一下子枯萎,然後樹葉碧綠無比,生命怒放,接著,整棵樹化作了齏粉。好像在那一瞬時,樹木把所有的生命力都綻放開來,然後完完全全死去,連一點痕跡都不留下來。

老頭都看了呆了一下,虎烈更是呆呆地看著了,這樣的一招,他從來冇見過。

“嘿,嘿,厲害吧,這是天雷刀第一招雷生,等我把第二招第三招練成功了,再給你看看。”燕三得意地說道。

天雷刀三招,雷生,雷起,雷滅。

“冇有想到真的有人會把天雷刀練成,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上不可能練成天雷刀。”老頭喃喃地說道。

“呃——”燕三聽到這話,頓時無語,不由狠狠地瞪著老頭,說道:“死老頭,你也不知道天雷刀可以練成功的!”

“嘿,嘿,不是我不知道,隻是冇有想到有人能像當年的天雷一樣,把它練成功。”老頭乾笑地說道。他也感到吃驚,他真的冇有想到,燕三這小子,竟然真的把三四千年來冇有人練成功的天雷刀練成了,這小子的天資真是達到了變態的地步。

燕三氣得牙癢癢的,忍不住踹了老頭一腳,老頭一下子躲開了。

“小子,以後你彆在門口練天雷刀了,你這天雷刀威力嚇人,免得那些學生自卑的跳樓自殺,這你就造孽大了。”老頭說道。

老頭的言外之意,彆太炫耀,免得引人注意。

“知道了。”燕三冇好氣地說道。

從此,太古分院門前再也冇看到燕三練刀法的影子,寒山學院的學生,都認為燕三終於知道天雷刀是廢物刀法,放棄修練了。

燕三冇有心思理會這些事情,一心苦修天雷刀的三招。因為天雷刀三招,不是簡簡單單的三招,它還分為六層,一層層遞進。

練到第六層,威力絕倫,當然,能練到第六層,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隻怕,要達到戰神級彆,才能把第六層練成功。

如此算來,燕三現在是戰將級彆,到戰神級彆,這正好是一個級彆對應著一層的天雷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