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餘虎被氣得臉色一陣白一陣紅,被氣得是胸膛起伏,熱血上湧,摩拳擦掌,咬著牙說道:“燕三,既然你不認好歹,那麼就讓我教你怎麼樣才識好歹。”說著,慢慢走過來,目露殺機。

燕三斜湧了他一眼,也摩了摩拳頭,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他好像有一段時間冇殺人了,是不是殺殺人過過手癮。在眾劍靈曾群山之地這種地方呆一年後,燕三殺意變得很強,跟人動起手來,就想殺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咳嗽響起,打斷了所有人的思緒,大家向咳嗽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隻見一個老者站在旁邊,誰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站在那裡,這老者看起來很豐潤,雖然年已高,但,身子骨卻很硬朗,雙目熠熠有神。

看到這老者,不單是胡餘虎,就是其他的學生,都臉色一變。

“院長。”胡餘虎的其他小弟叫了一聲,忙是低下頭,不敢去看老者。

“怎麼,上課時間都這麼清閒呀,是不是都打算留級幾年,多給學院繳學費?”這老者就是寒山學院的院長,大陸十二傑之一暮老人,是靈藍大陸當今最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戰聖級彆高手。

聽到暮老人的話,其他學生不敢多說,胡餘虎也恨恨地瞪了燕三一眼,哼了一聲,說道:“算你走運。”說著轉身就走,他的小弟也忙跟上去。

“笑麵虎,你拿一千兩黃金來,哥考慮一下離雪美人遠一點。”燕三對著胡餘虎的背影笑嘻嘻地喊道。

見燕三這模樣,暮老人淡淡地笑著說道:“你不會就這樣真的離上兵雪遠一點吧?”

燕三乜了暮老人一眼,笑著說道:“老頭,嘿,這你就不明白了,這種傻蛋的錢不詐敲一把,那就對不起國家和人民了。離一步,也是離遠一步,再說,他那傻蛋的智商,能追得到雪美人,那才叫怪。”

“小傢夥,我剛纔還給你解了急,客氣話也不說,竟然麼冇禮貌。”暮老人說道。

燕三看了暮老人一眼,說道:“老頭,你就錯了,你應該說,剛纔你救了笑虎麵一命,壞了哥的好事,我正考慮是不是把他煮著吃了,還是蒸著吃了,就是我在這裡殺人,不知道你見不見怪,這點讓哥有點難做,所以,猶豫猶豫。”燕三說著舔了舔嘴唇,儘管他是笑嘻嘻的,但,目光卻露出了殺意,有嗜血的光芒。

暮老人一怔,心裡麵驚訝,這個傢夥,表麵笑嘻嘻的,心裡麵卻動殺機,還真有點像嗜血的野獸,看來,這傢夥不惹他倒好,惹怒了他,倒真是個頭痛的人物。

暮老人苦笑了一下,怎麼樣的師父,就收怎麼樣的徒弟,苦笑地說道:“燕三同學,你明白就好,在學院中殺人,那是違校規的事情。到時不單會受懲罰,還會罰大筆的罰金。為了你自己的錢財著想,還是小心點為好。”暮老人也聽過燕三貪財的事情。

燕三上下打量了一下暮老人,嘿嘿地笑著說道:“我知道是誰了,你一定是老頭口中那個下流無恥變態有戀童癖好、喜歡男色、搶走你師弟院長寶座的寒山學院院長,叫什麼暮老人的。”燕三說著笑了起來。

暮老人聽到這話,臉頓時黑成一大片。

“嘿,老頭,你彆怪我,這些都是我師父,也就是你師弟那老頭說的,你要算帳,千萬彆找我,你找他去,嘿,嘿,我隻是照他的話實說而己。”燕三忙是笑著說道。

暮老人鬱悶死了,他一世英名,就這樣毀了,太古分院的白老,哪裡是他什麼師弟,白老的輩份比他高上不知道多少倍。

暮老人鬱悶得要死,有撞牆的衝動,好好的英名,竟然被這兩個一老一小說成瞭如此的不堪,這不讓他活了。

“老頭在裡麵,你要不要去見他。”燕三見暮老人一臉鬱悶,捉狹地笑著說道:“嘿,不過,我覺得你見他最好,順便把他揍得飛上天去,那老頭,實在太貪心了,昨天賺了那麼多錢,黑了我這麼多。嘿,嘿,你把他往死裡揍,我肯定不會告訴彆人,我幫你把風,怎麼樣?”

燕三儘是出糗主意。

這讓暮老人尷尬無比,世界上有這樣師徒嗎?他們兩個人真是一對大怪胎。暮老人鬱悶到死,說道:“不用了,我正好路過。”說著,就走。

“燕三同學,如果你在學院中有什麼問題,可以到院長室來找我。”走了一步,暮老人回頭對燕三說道。這早上他來本來是想見見燕三,跟他聊聊,但,見到燕三後,他覺得還是免了,這小子跟他師父一樣,不按理出牌,再聊下去,說不定出糗的就是自己。

“好呀,我問題可多了,我現在最缺錢花了,院長大人,要不要借點錢給我花花。”燕三雙眼發光,笑著說道。

暮老人鬱悶,說道:“缺錢自己去賺。”說著就走了。這小子,與他師父一樣怪胎,希望他以後彆把寒山學院鬨翻了天。

暮老人走了之後,燕三也冇事乾,就回去了。

“小子,看來你練得蠻努力,我看你五氣充沛,不論是戰士還是曲士境界都有所鬆動,看來你要突破瓶頸,晉升到戰師級彆和二重奏曲聖了。”燕三剛回來,老頭看到燕三,驚訝地說道。老頭也驚訝,這小子也太變態了吧,功力進展如同坐火箭一樣,颼颼颼地飆升,這速度,簡直就用妖孽來形容。

燕三環了他一眼,說道:“老頭,你太後知後覺了,哥這樣的天才這是理所當然的。”

對於燕三的自吹自擂,老頭冇說啥,正準備走人,他拍了一下腦袋,說道:“哦,對了,我差點忘記告訴你了,昨晚那個叫魯遜的小子來過,他說他把什麼鳥秘笈翻譯出來一部份了,叫你去練一下。”

“魯老頭蠻快的嘛。”聽到這訊息,燕三驚訝。短短這麼幾天,就翻譯出來了。

吃完早餐後,燕三與老頭說自己去一趟郊區,可能幾天不回來,老頭也冇多說什麼,一口就答應了。老頭對燕三這得特彆寬,他基本不上怎麼指點燕三修行,也不乾涉燕三乾什麼,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簡直就是自由自在。

燕三離開太古分院,趕往郊區,去找魯遜。但,燕三一出了城,就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隱隱間感覺有人在後麵跟蹤自己。燕三在眾劍靈獸群山之地呆了這麼久,感應特彆的靈敏。在那種危機四伏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丟失性命,所以,燕三感應極為靈敏。

進了樹林之後,燕三突然一轉身,隻見一個影子躲在了樹林中。

“彆在後麵鬼鬼祟祟,出來吧。”燕三冷哼一聲,說道。

樹背後走出一個人來,冷冷地說道:“燕三,你倒有點機警。”

看到這個人,燕三一怔,回過神來,笑著說道:“我還以為誰跟蹤我,原來是你餘大公子,怎麼,餘公子是不是錢多,給我送錢來了?”

跟蹤燕三的竟然是餘習軍!

餘習軍冷森森地說道:“燕三,哼,我要讓你知道,欺騙我的人冇有好下場!你竟然敢把本公子當作凱子來耍,你今天死定了。你不該往這麼偏僻的地方跑,這種地方就算殺了你,也冇有人知道。”說著,餘習軍抽了自己的長劍,露出殺機,盯著燕三。

原來,餘習軍對燕三心懷仇恨,他這麼自負的人,竟然上了燕三的當,被他當作凱子,差點被騙走了寶劍和所有財產,這讓餘習軍引為大恥,更何況燕三與藍靖月走得如此之近,兩個人如此親蜜,更讓餘習軍對燕三充滿了殺機!

“餘笨蛋,如果我是你,一定不會來冒險,你既然知道我不是靖月的表弟,你應該聽過我在霍都縣殺的都是什麼人。”燕三笑著說道:“看來你這智商,還真是來送死的!”

“燕三,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彆以為你殺了永定州牧就了不起,如果冇藍耿他們幫著你,你能殺得了他嗎?哼,今天,本公子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實力!”餘習軍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對於隻會“劈山五式”和“天雷刀”的燕三,餘習軍根本就冇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