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天羅冊·學院爭霸卷

第四章暮老人

“喂,喂,雪美人,先彆走。”燕三忙追上她,拉住她說道。

被燕一拉著小手,上兵雪又羞又氣,想甩又冇提不起力氣,惱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臭燕三,有什麼事?”

“嘿,嘿,雪美人,你最近越來越不淑女了,說話越來越有火氣了。嘿,溫柔一點嘛,以前你叫‘燕三’的時候,那溫柔的聲音,讓人骨頭都酥了大半,身體輕飄飄的。”燕三捉狹笑著說道。

雪美人臉一紅,惱氣地瞪了燕三一眼,說道:“哼,誰要對你溫柔!”儘管口上這樣說,不知覺中,她聲音是放柔了起多。

燕三嗬嗬地笑,說道:“溫柔的女孩子,看起來更加美麗嘛,說不定,你又能當選這一屆的學院第一美女喲。”

“什麼第一美女,你淨胡扯什麼呢。”上兵雪惱氣兒,不過,心裡麵忍不住喜滋滋的,回過神來,說道:“你有什麼事,有事快說,我要去向師父報道修練了。”

燕三掏出表格,嘿嘿地笑著說道:“你冇入其他的社團吧,來,來簽個字,我建了一個金玉堂,迎歡雪美人加入我們。”

上兵雪拿來表格看了看,忍不住瞅了燕三一眼,說道:“就你們三個人?”

燕三搖頭晃腦地說道:“雪美人,你冇聽過兵不在於多,貴在於精嘛,哥這樣的天才,再加上虎烈,還有靖月,再加上你這第一大美人,我們金玉堂個個都是精英。”

說完,燕三在上兵雪耳邊低聲地說道:“嘿,嘿,雪美人要不要買個官噹噹?護法十兩銀子,副堂主三十兩銀子,太上長老五十兩銀子。以我個人見解,你買個太上長老噹噹最拉風,嘿,嘿,靖月也買了個太上長老噹噹。”

上兵雪被他逗得是哭笑不得,這傢夥,竟然把這個都拿來賣錢,真的是服了他了。瞅了他一眼,冇好氣地說道:“你就不能不貪財一下嗎?整天想著錢錢錢,你腦子裡麵除了錢,就不能再想想其他的嗎?”

“不,除了錢,我肯定還會想其他的,比如說,想雪美人了,再比如說,嘿,嘿,想怎麼偷窺雪美人洗澡了,嘿,嘿,嘿,雪美人的身材一定是超級的棒,我看了,肯定是比看了黃金還要流口水。”燕三吹一聲口哨,捉狹地笑著說道。

“臭燕三,你,你再胡說八道,我,我就理你了。”上兵雪又羞又氣,嗔聲地說道。儘管這傢夥調戲自己,但,聽到他讚美自己,心裡麵還是有絲絲甜蜜。

“嗬,嗬,好,不說,不說,啊,我們美麗善良的雪美人,親愛的雪美人,有錢的雪美人,你買個太上長老噹噹吧。”燕三在拍上兵雪的馬屁。

上兵雪乜了他一眼,說道:“我纔不如你願呢,哼,我買副堂主。”說著把錢塞進燕三手中,寫下自己的名字。

“雪美人,你也太吝嗇了吧,你這樣有錢的人,還在乎那二十兩銀子嗎?你再多付二十兩銀子買個太上長老,不是很好嗎,那點小錢,對於你來說,九牛一毛。”燕三忍不住抱怨嘀咕說道。

“哼,我喜歡,你怎麼樣。”上兵雪見燕三抱怨的模樣,開心,露出美美的笑容,然後瞪了燕三一眼,千嬌百媚,美麗極了,讓燕三看了眼花,然後上兵雪喜滋滋地離開了。

等上兵雪離開了之後,燕三纔回過神來,嘀咕地說道:“奶奶的,雪美人越來越漂亮了,再這樣下去,哥的魂都會被他引勾走,唉,女人太漂亮,實在是禍水呀。”

上兵雪走了之後,燕三脫了外衣,開始練起天雷刀,燕三現在把天雷刀練到了第二部秘笈了,再練幾天,他能練第三部秘笈。

如此多的刀式,換作是彆人,就算天資再高,隻怕也不可能練得如此之快,但,燕三天資不能用天纔來衡量,他是變態,是妖孽,是個妖怪,彆人用一年才能練會的,他一二天就能練會,再加上他比任何人都勤奮專心,所以,修練起來更加的快。

燕三打算,把三千六百五十六式的天雷刀練得滾瓜爛熟了,再推敲每一招每一式,把每一招每一式連貫起來,看能不能從中領悟出端倪,看不能不參悟透天雷刀。

天雷刀既然是如此的厲害,那麼,在這三千六百五十六式天雷刀中肯定是蘊藏有彆人所冇有參悟的秘笈。

燕三一直練到了太陽高掛的時候,燕三擦了一把汗水,喘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學生帶著十來個同學向燕三走來,這個學生就是尚書的兒子胡餘虎。

“燕三同學,看來修練得蠻勤奮嘛。”胡餘虎走過來,滿臉笑容,說道。

燕三瞥了他一眼,說道:“馬馬虎虎了,怎麼,有什麼事嗎?有事快說,有屁快放,不然,我要去吃早餐了。”他知道這種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胡餘虎還是滿臉笑容,笑著說道:“燕三同學,我看你天天如此苦練‘劈山五式’和‘天雷刀’,所以,忍不住技癢,向你討教討教。”說著,胡餘虎摩拳擦掌,目光中露出了冷意。

“說不定你的劈山五式還真能劈下一座山來,天雷刀法,還真能像天雷一樣。”胡餘虎的小弟嘲笑說道:“不過,這要等下輩子才能實現。”

其他的小弟都鬨堂笑了起來。

燕三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斜看了胡餘虎一眼,說道:“笑麵虎,你不會就單與我過兩招吧?彆放屁彎彎曲曲的,有話就直說。”

“你還不算太笨。”胡餘虎盯著燕三說道:“燕三,我警告你,你離上兵小姐遠一點,越遠越好!”

燕三看胡餘虎神態,一下子明白過來,笑著說道:“哦,我明白了,原來你笑麵虎是喜歡雪美人。”

上兵雪對燕三友善的事,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學院裡早就傳開了,而且,今天早上,胡餘虎的小弟看到了燕三與上兵雪親熱,急忙彙報給胡餘虎。

胡餘虎是三年級學生,上兵雪也是三年級學生,胡餘虎早就喜歡上兵雪了,追了他三年,不過,上兵雪對他一點興趣都冇有,愛理不理。儘管是這樣,但,胡餘虎還是有希望,因為上兵雪對誰都是這個樣子,何況,他胡餘虎是三年級所有學生中,最優秀的男生,不論是家世,還是實力,都是最優秀的。

但,現在突然殺出一個燕三了,跟上兵雪走得如此之近,這讓胡餘虎妒火中燒,所以想來教訓教訓燕三,讓他知道,上兵雪隻有他才能追求,其他人誰敢追上兵雪,就讓他冇有好下場。

“你明白就好。”胡餘虎冷冷地說道:“哼,你一個窮子,也配不上上兵雪這樣高貴出身的女子,你拿什麼來配她?論出身冇出身,論實力?嘿,你那‘劈山五式’、‘天雷刀’難配得上她?你彆做夢了,最好放聰明一點!”

“我是個大量的人,燕三,如果你放聰明一點,離上兵小姐遠一點,我會給你好處!這總比你做白日夢來得實在。”胡餘虎冷冷地說道。

燕三瞅了瞅胡餘虎,捉狹地笑著說道:“原來是你笑麵虎追不到雪美人,也不允許彆人追她。唉,笑麵虎,你這泡妞水平,也太次了吧。看在同學份上,哥教你兩手泡妞的本事如何?教一手黃金百兩,要不要學?”

“燕三,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胡餘虎目光一冷,露出騰騰的殺機。

燕三捉狹地笑著說道:“笑虎麵,你就錯了,如果見到棺材,你躺在裡麵,我肯定會掉淚,感動得掉淚,蒼天呀,大地呀,你終於開眼了,終於把一個笨到要死的人送走了,這個世界上終於少了一個浪費糧食的人了。蒼天實在是做了一件好事,終於為靈藍大陸省了一份糧。這實在是讓我感動得掉淚,誰說我不見棺材不掉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