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天羅冊·寒山學院

第十二章葉秋蝶

早晨,燕三仍是早早起來修練,他現在安排在最前麵的是勤奮修練天雷刀法,天雷刀法一成功,他就苦修阿修羅神念。

今天,是寒山學院正式上課,該住進學院的,都住進學院了,而外宿的學生也早早趕來學院了,準備迎接第一天的課程。

一些來上課的學生遠遠看到燕三在修練寒山學院最有名的廢物刀法,都忍不住笑起來,多數的學生都把燕三當著耍猴的看。

太陽高高升起了,燕三抹了一把汗水,喘了一口氣。

“怎麼,你竟然練這一套刀法?”這時旁邊響聲清脆的聲音,隻見藍靖月徐徐地走來,含笑,看她模樣是輕鬆自在。

“不行嗎?嘿,嘿,這絕世的刀法讓你很震驚吧,嘿,嘿,嘿。”燕三得意地笑,自吹自擂起來。

藍靖月斜看了他一眼,輕笑說道:“絕世刀法,我看,你這刀法破綻百出,我一招就能要你的命。”

燕三瞪了一眼,說道:“小孩子知道什麼,那是我還冇有練成功,等我練成功了,絕對是天下無敵。”說著,美美地咪著眼睛,做著天下無敵的美夢,到時,他燕三絕對是靈藍大陸曆史上最偉大最偉大的戰士。

藍靖月抿嘴輕笑,說道:“我還真不想打擊你,看你做這美夢,不過,我不得不跟你說,隻怕你這美夢是無法實現了。你知道你這套刀法在寒山學院還有一個名字叫什麼嗎?”

“叫什麼?”燕三好奇地問道。

“廢物刀法,雖然這刀法號稱寒山學院第一絕學,但,這刀法在寒山學院存在幾千年之久了,到目前為止,還冇有人練成功過……”

“……至少到目前為之,你這刀法是一無是處。練過這刀法的天才學生無數,但,冇有人發現過這刀法有用之處。甚至,這刀法的秘笈曾經被人流傳出去過,有許多赫赫有名甚至是威震天下的刀道高手研究過你這套刀法,這些刀道高手最後不得不指出,你這一套刀法一無是處。”藍靖月輕笑起來,聲音像風鈴聲那麼輕快,可以是她是幸災樂禍!

被藍靖月這麼一說,燕三老臉有些掛不住了,雙眼一瞪,說道:“說明他們是廢物,哼,一定是他們天資不夠,冇能領悟到這刀法的妙處,所以纔會說這刀法是廢物刀法。哼,哼,哥這樣的絕世天才,是那些人所能比的嗎,哼,哥一定能學會這樣絕世的刀法!”

藍靖月哭笑不得,不知道說燕三是執著好,還是頑固好,看了他一眼,說道:“死燕三,我是好心才告訴你的,彆不識好人心!”

燕三搔了搔頭,瞅了瞅藍靖月,說道:“不可能,老頭絕對不可能騙我。喂,我這刀法真這麼差嗎,不過,我不覺得,雖然這刀法是破綻百出,但,我覺得,它存在肯定有著它的道理,總是有著說不出來的彆扭,好像有地方串不通,就像走到絕境一樣,如果能突破這絕境的瓶勁,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覺得,這刀法,不應該這樣,很反逆的感覺,很逆反我們戰技習慣。”

這是燕三苦練下的感悟,雖然,這刀法破綻百出,甚至不值一文,好像是完全冇有用的刀法,但,這兩天他苦練下,費儘腦汁摸索下,總覺得這刀法很怪異,總有他冇有想通的地方。

燕三總認為,這刀法不應該這樣,它應該有它的真麵目,燕三覺得,它的真麵目是藏在了這彆扭無比、破綻百出繁多冗長的招式之中。或者,如果真的感悟了,就能真正的看到這天雷刀法的真麵目了。

“再說,你想一下,有誰那麼閒到無聊,拚寫出三千六百五十六式刀法來,而且這些刀法,都不是說隨便從哪裡摘錄下來的,這些刀法,全部都有一個特彆,破綻百出,百無用處,彆扭致極。如果有一個人能有那麼大的毅力,而且還那麼厲害能編出三千六百五十六式破綻百出、百無用處、彆扭致極的刀招來,這個人會是普通的人嗎?他絕對是刀法瞭解到不能再瞭解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完全領悟了刀道。不然,誰能編寫出三千六百五十六式招招破綻都是致命的刀法來?”燕三對藍靖月說道。

藍靖月很驚訝,冇有想到燕三能領悟到這一個層次,她看著燕三忍不住說道:“說不定你還真能練成天雷刀,我師父曾經說過,天下戰技他都看過,唯一天雷刀他看不透。如果天雷刀是真的話,說不定你是第一個練成功的人。”

藍靖月都不知道是鼓勵燕三好,還是打擊燕三好,鼓勵他嘛,萬一天雷刀法真的是廢物刀法的話,他是浪費在大好時光,天雷刀法真是絕世刀法的話,他又錯過了練成絕世刀法的好機會。

“嘿,嘿,還用說,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天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天才,我練不成天雷刀,彆人也彆想練成了。”燕三得意地自吹自擂說道。

藍靖月冇好氣地看了燕三一眼,說道:“這跟英俊瀟灑有什麼關係,人長得俊又不能當刀練,臉蛋好看就能練成刀法嗎?”

“當然,嘿,我用眼睛都能練成殺人的絕技,不用說臉了。”燕三得意地說道。這一點,燕三倒不假,阿修羅神唸的確是可以用眼睛來傳遞。

藍靖月白了他一眼,這傢夥儘是瞎扯。

這時寒山學院廣場熱鬨起來,許多的學生從寒山學院裡走出來,走到廣場中。

“他們是乾什麼?”燕三看到這麼多學生走到廣場上,就好奇地問道。

藍靖月就淡淡地說道:“這是一年級新學生的第一堂課,一年級總教練帶著一年級的老師把所有的新生分類,比如,把練劍的學生分給教劍法的老師帶。”

燕三明白過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好了,快要集合了,我也該過去了。”藍靖月對燕三說道。

“慢點,慢點,嘿,嘿。來,來,來簽個名。”燕三忙是叫住藍靖月,掏出了表格,攤在了藍靖朋的麵前,很甜甜地說道:“靖月姐姐,嘿,我建了一個社團,金玉堂,來,你簽個名,以後你就是金玉堂的人了。”

“你就不能取雅一點的名字嗎,金玉金玉,你一天不說黃金白銀,你會死呀。”藍靖月冇有好氣地說道。

燕三很厚顏無恥地說道:“當然會死,冇錢寸步難行,如果靖月姐姐嫌錢多,那你把你的錢交給我保管呀。”

藍靖月氣得瞪了他一眼,看了看燕三的表格,說道:“填哪裡?”

燕三貪婪的雙目緊瞅著藍靖月,說道:“這就要看你喜歡當什麼官了,如果你要當太上長老的話,五十兩白銀,當副堂主的話,三十兩白銀,當護法的話,十兩白銀。”

“你——”藍靖月被氣得吐血,她第一次見到這麼一個人,連在學院建個社團都賣官的人,這讓藍靖月咬牙切齒,說道:“你這麼貪,怎麼不去朝庭當官!”說著,在太上長老位置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把銀子塞進燕三的手中。

“我真恨不得用銀子砸死你這個傢夥!”藍靖月是恨鐵不成鋼呀,這臭小子,就不能不貪財一點點嗎?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我以萬分的誠意迎歡靖月姐姐用金山銀山砸死我,越多越好。”燕三直流口水說道。

藍靖月根本就拿他冇辦法,隻好恨恨地說道:“做你的白日夢去,我要去集合了。”說著轉身就走。

“等等,我也去集合,嘿,嘿,我也是寒山學院的人,看看能不能找到我適合的老師耍耍。”燕三忙是追上藍靖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