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通從渡劫衝關到破碎虛空飛昇消失隻過了短短的一天時間,時間雖短,但是十餘個時辰裡的豐富經曆和見聞所得讓楊明感慨萬千。

看著天空的**漸漸有消散的趨勢,楊明躬身道:“清玄祖師您輕易不曾顯聖露麵,可否在此多待兩天,容弟子孝敬一二。”

林清玄微笑頷首,道:“那好,就住上幾日。”

楊明夫婦欣喜的邀請林清玄和小龍女、李莫愁住進山洞,而後楊明留郭襄陪著三位祖師前輩說話,他自己則去采買酒菜。

仙人閉關修行是數月一年的光陰總是一晃而過,林清玄三人已經有三十餘年不曾體會過紅塵的酒菜滋味,當天晚上就都喝了不少,而後也不論道修煉,倒頭就胡亂的睡下了。

周伯通飛昇後眾人都心中歡喜,也是藉著喝酒慶祝放鬆放鬆。

林清玄是歡喜自己開創的路子果然能走通,猜想也都被周伯通證實了。

李莫愁和小龍女卻隻是歡喜自家的道友大哥周伯通飛昇成天仙,二女從來冇有懷疑過林清玄開辟的仙路會走不通。

隻有楊明的想法稍稍複雜些,既是想著天界有了自家的周老祖坐鎮而自豪高興,同時也是對清玄祖師指點下自己所創的玄天劍經有了信心。

林清玄在爪哇島火山上住了十餘天,在楊明夫婦的陪伴下不僅遍賞了爪哇島的景緻,還幫助楊明將他的玄天劍經最後一重陰神篇給完善到極致,最後纔在楊明、郭襄的依依不捨的目光下飛天離去。

離開了爪哇島,林清玄三人就一路往東南橫渡大海,準備一邊修煉一邊在茫茫大海中尋覓足可跟周伯通的虎魄珠相比的深海珍珠祭煉為法寶。

大海茫茫,深邃處不下千丈,林清玄三人也不急於一時,慢慢的隨風而行,轉眼就過了九年多。

這一日風和日麗,林清玄三人在一個吊腳茅草屋中走了出來,這是一個小村落,周圍也有十幾間茅草屋,草地上隨處可見的是各種各樣低矮的花叢野草,時不時還有許多高矮不等的灌木,例如雞蛋花、椰子樹等。

十幾個年齡不等的男男女女光著上身在草地上或躺或臥,看到林清玄和小龍女、李莫愁走出來都孫迅速起身,上前俯身施禮。

這裡是南太平洋深處的大溪地島,是大宋縱橫四海中暫時冇有發現的土地之一,島上的人種與華夏的數千年前的閩越人差不多,不管是長相膚色還是生活習慣與現在東南山區的少數部族還是差不多。

林清玄三人是一年前泛著冰船被風浪送到了這個島嶼附近,當時林清玄正在觀想天地淬鍊陰神,忽然就發現了在七八十丈深的海底有一個大如車蓋的老蚌,蚌殼內就馱著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寶珠,不管是從質地的純淨程度還是精粹水平都是世所罕見。

林清玄當即施法取了黑珠子進行祭煉,八年的時間裡林清玄把祭煉九章給提升完善,創出了更加係統完整且厲害的《太始天符地籙祭法百訣》。

這套法門已經不再是玄天劍經和祭煉九章的那種祭煉法寶法劍的初始手段,在林清玄的手中演變為真正的仙流煉寶的無上仙法。

林清玄創出後就傳授給了李莫愁和小龍女,三人發現了這顆稀世珍寶就飛到島上準備尋覓地點閉關祭煉,可是島上的漁民見到三人衣冠樣貌非凡,又是從天而降,更重要的是林清玄的手掌上拖著一枚巨大的黑蝶珠,所有島民都將三人當做了傳說中的天神,全都上前拜見叩首。

林清玄神念一掃就知道島上的部族生活原始,思想單純,於是就在七八個酋長的恭迎下住進了大酋長伊毛吉的“宮殿”,伊毛吉則搬到了外麵伺候。

在大溪地島上住了一年,林清玄三人雖然少有露麵,但也知道了黑色的珍珠是當地的特產,名為黑蝶珠,他們每一個部族酋長都已佩戴一枚黑蝶珠為榮,所以頂級的寶珠島上的不少酋長也都有收藏。

林清玄三人在海上遨遊了多年,也見識了不知多少珍寶,其中不少也能用作法寶祭煉,隻是三人畢竟是仙道祖師,不是堪比周伯通的十二元辰令和虎魄珠的頂級的物還是冇有看到眼裡,所以至今林清玄也不過給小龍女找到了六顆潔白的至純珍珠,她取名為清寧**珠,拿來祭煉後就戴在項間,日夜都能發出瑩瑩白光,將她的膚色襯托的越發雪白。

這枚巨大的黑蝶珠質地尤在清寧**珠之上,林清玄稍加祭煉就送給了李莫愁,李莫愁也戴在胸前每日祭煉,定名為玄妙寶珠。

林清玄為二女尋得的護道之寶,想著她們還有伴生的九真劍和君子淑女劍,未來去渡劫衝關也足夠抵擋天雷了。

為二女做好了準備,林清玄就心中十分安定,再無擔憂。

當年周伯通渡劫飛昇,林清玄護法觀看多有所得,若是閉關精修最多五年便能將陰神淬鍊圓滿,而後渡劫飛昇。

可是林清玄一來是擔心飛昇後的異界會有危險,二來是擔心到自己渡劫時會生出變數,天雷比周伯通渡劫時要厲害難纏,所以就一邊修煉一邊創造仙法神功,尋覓為二女護法護道之寶,至今已經過去了近十年。

九年多的光景,天地間已有大變化。

林清玄三人神念曾聽得大海上的華夏商船的水手船主閒談時所說,知道四年前大宋就已經亡於各地流民義軍和叛軍之手,現在好幾支義軍正在爭奪天下。

不僅中原逐鹿亂成一團,就是武林也與十餘年前大不相同。

因為林清玄顯聖降服袁貌,又定下了天條聖訓,劃定修仙境界和仙人果位。

所以當年嵩山大戰以後各大門派相繼遠離紅塵武林,專心致誌做起來參修仙法的仙門。

由於頂級大派一一避世修行,江山代有才人出,如今的中原武林已經多出了十多個響噹噹的門派。

隻不過萬變不離其宗,如今的武林大派不是少林寺俗家弟子所創就是終南派棄徒所創,又或者是修仙不成的全真弟子所創,總而言之是武林與仙流似乎已經逐漸分離開來了。

一百七十歲的林清玄不是二三十歲的心態想法,如今的他早已看淡了一切。

對於林清玄而已,改朝換代,門派興衰都是過眼雲煙,他隻想著紮紮實實的修煉出不朽陽神,去攀登更高的境界,領略更多的仙道風景。

本來三人是想在大溪地住上三五年,好好修煉一段時日,可是方纔修煉時李莫愁突然出定,說是想要中原看看,於是林清玄和小龍女也一同出定陪她出來。

伊毛吉等酋長上前拜見,林清玄微微一笑,用他們的語言說道:“老道傳授你們的武功要好生修煉,強身健體才能保護好自己的部族,我們要走了。”

伊毛吉等人忙不停的叩首,等到半天後抬起頭時身前哪裡還有三位天神的身影?

站起身,伊毛吉大聲吩咐道:“馬上派人去把拉帕努依島上的雕刻師請來,我們要在大海上所有居住著天神子民的地方都樹立上三位天神的雕像,供子民們朝拜……”

馬上有部族的勇士答應了去準備船隻。

林清玄三人還不知道,三人周遊世界在無數的原始地區都留下了種種的傳說,讓無數的部族每天都祭拜三人,不知不覺中就都揹負了十幾種神名,例如雪原神主、神母、天空之神、春天女神、海洋神、海洋之母……

離開大溪地飛在空中,三人默然無語。

林清玄和小龍女在出定後就都看出來李莫愁氣息略顯不穩,猜出她似乎是肉身的元壽將近了,所以纔會急切的要求回中原,興許是要轉世重修了。

林清玄邊趕路邊思索著是否有法子在李莫愁元壽走儘前讓她修成陽神,眉頭漸漸皺起。

轉眼入夜,三人到了一處火山島歇息落腳,李莫愁突然長歎一聲,摸了摸頭髮,說道:“林郎,師妹,我今天早晨突然發現頭髮裡有了幾根白髮,眼角的皺紋也越發明顯了,我知道我的元壽將儘,開始出現衰老之相了……”

小龍女麵色浮現出瞭然之色,林清玄卻抱住李莫愁,低聲道:“你都是練成陰神的當世真仙,還怕變老嗎?”

李莫愁看著林清玄自從西域歸來後的一百多年裡幾乎冇有變化的模樣,輕歎道:“咱們既然是仙人就該是青春永駐,什麼時候開始變老了那就是肉身漸漸腐朽衰敗的將死之相,咱們誰不知道?

我現在是白一些頭髮,等到明年呢?後年呢?五年後呢?恐怕到時候我就是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婆了,那個樣子哪裡還配得上林郎你?”

林清玄伸手輕輕地在李莫愁光滑的臉蛋上撫摸著,柔聲道:“一百多年相守,咱們乃是至親的道侶,豈會在意樣貌?況且一百年前我就勘透了白骨觀,豈會在意皮肉之相?

你年輕也好,老也好,美也好,醜也好,隻要是你,我就愛……”

李莫愁眼圈微微一紅,在林清玄臉上吻了一口,道:“我能得林郎之愛,死亦足矣……

我的身體我知道,雖說是才一百七十歲,但是畢竟根基不如你穩固,能活到周大哥的年紀就不錯了,所以我現在就開始學期衰敗,一年老過一年了。

最多十年我就要變為老朽不堪的老太婆,我不願意變成這樣,現在修為也纔剛摸到陰神大成的門檻,多修十年少練十年無傷大雅,況且十餘年後我最多能壯大好陰神,想要淬鍊完成還遠遠不成,與其到那個時候再轉世重修,倒不如提前重修,也好早些長大成人,入道修仙……”

聽了李莫愁的一番話,林清玄就知道她是已經想好了,低聲道:“也罷,你的陰神堪堪壯大至巔峰了,此時入世重修,下一世當能保留九成記憶,倒也算合適,有我們接引,你轉世後最多一個甲子內就能修回這一身本事了。”

李莫愁微笑道:“林郎你是同意我提前轉世重修了?”

林清玄撚鬚笑道:“你既然想好了我豈有不應之理?咱們回到中原就選一處合適的人家吧。”

小龍女從來不會插手過問林清玄和李莫愁的決定,隻會全力支援二人,見林郎同意了,他就伸出纖纖玉手握住了李莫愁的嫩手,道:“師姐放心,你做什麼龍兒都陪著你。”

“好師妹。”

李莫愁左右兩手各自牽住林清玄和小龍女,點頭道:“我轉世以後,師妹你要照顧了咱們林郎,你比我悟性好,當能及早練成陰神圓滿,林郎想著多創出仙法傳下,你也要動動腦筋,多幫襯他……”

……

數日之後林清玄三人就迴歸了中原,走到嘉興附近時就突然停下了。

自打登上大陸後李莫愁就展開神念親自尋找想要投胎轉世的人家,隻不過不是相不中爹媽的長相,就是正巧孕婦腹內是個男嬰,李莫愁心繫林清玄,自然不願意做個男孩,免得未來再冇機會做回林郎最親近的道侶。

所以三人就一路步行,道侶嘉興地界後李莫愁忽然麵色一喜,指著前方黑青的小山說道:“翻過山的村子裡有一戶人家正合適,不僅父母品貌端正,武功也頗為不俗。”

林清玄也早就發覺了那個村子裡有一戶合適的人家,撚鬚道:“前麵是柯家村,當年郭靖的六位師父就隱居在那裡,你相中的那戶人家似乎是韓寶駒、韓小瑩她們韓家的後人,身懷的武功也是江南七怪的路數,尤其是越女劍法更是練到了江湖一流的境界,雖然比起仙流不算什麼,但是在武學一道也算小有成就了。”

當年江南氣七俠義結金蘭,收了一個弟子郭靖成就非凡,後來七俠隱居柯家村後各自的家人孫輩不少都拜入了郭靖門下修行武功,隻可惜受限於自身資質悟性和郭靖也不擅教授弟子,致使江南七俠的後裔中極少出現傑出的人物。

傳到現在七家的子孫中也就是二俠朱聰之後裡機緣巧合出了一個大宗師,韓家靠著家傳的禦馬術和越女劍法也還算一流。

現在李莫愁挑選了要投胎的這戶人家正是韓家,而韓家家主的嶽父則正是朱家的那位大宗師了。

在林清玄當年跟隨成吉思汗開辟疆土,於西域傳教的時候李莫愁就是紫霄宮的宮主,也在臨安的青牛宮暫攝宮主,是以也見過幾次江南七怪。

郭靖跟全真教的淵源匪淺,李莫愁得知自己挑選的竟然是韓家,就越發親近,點點頭道:“既然是故人之後,便定在此家吧。”

說著話三人就走到了青山之上遠眺柯家村。

看了片刻,李莫愁轉過頭來看向林清玄和小龍女,低聲道:“我現在就運功出竅,待我投胎轉世後屍身就直接掩埋了吧,師妹你暫時保管我的九真劍和玄妙珠,待我築基後再給我便是……”

因為之前該交代的都交代好了,說完話李莫愁就爽快的將九真劍和玄妙珠都親手遞給了小龍女,接著又抱住林清玄輕輕吻了一下,而後便盤腿端坐,閉上了眼睛。

在林清玄和小龍女的神念中就看到李莫愁入定後,一團模模糊糊像是她樣子的虛影就從她體內飛出來,衝著兩人擺擺手就化作流光飛出數十裡,落入了柯家村的一戶宅院內。

那個三間青瓦房的宅院內的一個二十來歲的俊美婦人本來正在院子裡溜達,忽然摸了摸肚子,輕笑道:“肚子裡的小調皮在鬨騰了。”

一個留著三寸鬍鬚的儒雅男子上前扶住婦人,低聲道:“夫人先回房中歇息吧,要是累到了身體讓嶽父知道了非得把咱們韓家搞得雞犬不寧不可。”

說起嶽父,男子似乎頗為畏懼,婦人想起自己的爹爹也捂嘴輕笑,道:“是不能惹了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