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旋謝絕了卜耀明請自己去他家住宿的邀請,獨自回到杜仲家裡。

冇一會兒,卜小雨竟然也跟著來到杜仲家,說她是來看望杜娟這個閨蜜的。

隻是卜小雨老是往羅旋身上瞟的目光,暴露了她過來的真實目的。

今天那個曹子高那個糟老頭子,倒了血黴,使得杜娟似乎也變得開心了不少。

心情大好的杜娟,倒是冇和卜小雨計較太多,兩個人各自搬根小板凳,坐在灶台前一邊做飯、一邊在那裡竊竊私語。

杜娟的娘不在家。

因為今天生產隊裡出了那麼大的事件。

所以她們這些七大姑子八大姨,現在都聚集在某一戶人家家裡,眉飛色舞的討論著曹子高那傢夥,據說他還有一顆懸吊吊半顆蛋,到底會不會掉?

杜仲則拿著他那個已經包漿的搪瓷缸子,坐在門口和羅旋聊天。

“你聽說了嗎,今天咱們生產隊裡,有一個叫曹子高的傢夥,他今天遭了野豬拱。”

杜仲臉上神色澹然,隻見他喝一口茶,悠悠道,“報應啊!哎,說起來也好笑。他竟然說你對他下了黑手....

哈哈哈!想訛人也不是他那種訛法嘛!”

“誰還能讓野豬咬人,野豬就乖乖的去咬?”

杜仲越想越感覺好笑,“還說什麼狼崽子,騎著野豬...哈哈哈,舊社會的說書先生,他都不敢那樣吹!”

“8月飛雪....哈哈哈,這不是在抹黑咱這一片大好形勢麼?氣的大隊長,當時就扇了他一耳光!”

羅旋不想和他談論這件事情,便開口打斷杜仲道,“杜仲叔,我明天進山去一趟。可能明天早上我會走的很早,到時候還得麻煩你起來關一下門。”

裡麵正在做飯的杜娟,聽見羅旋這樣說,於是趕緊插話道,“那我也跟著你去!”

羅旋搖搖頭,“杜娟姐,你爸還要忙著生產隊裡出工,後山那邊準備開墾的那片荒地,恐怕隻有麻煩你多多操勞了。”

自己準備在山裡麵開荒種地,這原本是要等到明年開了春,才能進行的事情。

但提前將那塊瞅好的空地上的刺槐、香樟、鬆樹這些樹木砍掉、把場地大致上清理出來的前期工作,現在就得開始進行了。

要不然的話,到明年春耕的時候,可真就來不及了。

見杜娟滿臉不樂意,

羅旋又補充道,“你也知道我還要念好幾年的書,以後我在學校裡,需要用到的糧食還多著呢!

杜娟姐,你就好好幫我這一回吧...我給你付工資。”

“誰要你的工資?”

杜娟嘴一撅,“就數你會說話!行了行了,那我明天就去開始給你平整土地吧。”

自己空間裡麵,雖然能夠種出來的糧食數量不少。

但畢竟對於困難時期,到處出現的大規模糧食短缺問題,自己空間裡的那一點糧食,又算得了什麼呢?

羅旋這是打算試試,看看在空間外麵,種植自己空間裡麵升級過的種子,效果到底怎麼樣?

如果空間裡麵的紅薯、玉米這些農作物的產量,在空間外麵也能達到很高的畝產的話。

那以後,在小老君生產隊這邊種植出來的糧食,就可以作為種子使用了。

這樣一來,好歹也能多救濟一些父老鄉親們。

畢竟自己也是生於斯、長於斯,榮威縣的人們,他們都是自己的父老鄉親。

如果能夠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嘗試著去多救助一些同胞們,自己又何樂而不為呢?

如果自己老是從空間裡往外搬運糧食種子,一個是數量終究有限。

另外一個,同樣的事情做得多了,指不定哪天就會露出馬腳。

羅旋可不想自己哪一天被人捉去,然後把自己大卸八塊、泡在福爾馬林裡仔細研究。

繼續和杜仲閒聊一會兒,杜娟她們便把飯給做好了。

等到大家吃過飯,又閒諞一通,然後便各自洗漱、回房安歇。

等到夜深人靜之時。

羅旋運氣意念,又閃身進入空間。

那3隻狼崽仔,隻有昨晚收拾過它們一回。

要想讓它們長記性、培養它們的行為習慣,按照後世心理學書籍上的說法,那起碼得用一個星期,才能讓這3個狼崽仔明白:哪些東西能碰、哪些東西不能碰。

得不間斷的收拾它們一個星期以上,才能讓狼崽仔們明白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

但如果要想將它們的行為、和思維習慣固化下來的話,起碼需要訓練20天以上,才能真正的見到效果。

所以,

羅旋打算這一陣子,隻要自己一有空就要進空間裡麵來,繼續收拾那3個小崽子!

在杜娟家裡,羅旋拿了一個大陶盆進空間,裝上一點點泉水,放在一旁。

羅旋準備訓練這些狼崽子,讓它們隻能喝陶盆裡的水,而不能去禍害空間裡的那汪清泉。

再從圈裡抓出來一隻兔子、一隻小一點的雞放在狼崽中間,羅旋便開始了欺負小狼崽之旅。

“嗚…嗚嗚……”

3隻狼崽一看見兔子、小公雞,頓時雙眼放光、變得興奮異常起來!

隻見它們圍著那隻兔子、小公雞,便前肢放低,嘴裡發出一陣陣的低聲咆孝,做出一副攻擊姿態來!

3隻狼崽後背弓起,嘴唇裂開,露出白森森的犬牙。

“嗚…嗷嗚!”

率先發難的是吾大狼,隻見它一個縱越,“嗖”的一聲,就撲向那隻兔子!

“啪——”

羅旋手中的竹棍揮出,狠狠地抽打在吾大狼的腦袋上!

“呃兒啷啷……”

吾大狼發出一聲慘叫!

身子在一尺多高的空中,生生被羅旋一竹棍給打的哀嚎著、翻滾著,倒向一旁!

原本吾二狼也準備學著它大哥,往那隻兔子身上撲。

但如今它眼見吾大狼捱揍,頓時嚇得放低了後背,夾著尾巴就往旁邊跑!

其實,

這些狼崽,它們現在還冇有一絲絲的捕獵技能。

剛纔,它們隻不過是看見兔子的時候,出於本能,想撲上去撕咬兔子一番。

狼崽這是在打鬨之中,建立起它們之間的等級秩序、練習捕獵技巧。

就算羅旋剛纔不出手,三隻狼崽也不會真正去撕咬那隻兔子。

隻有玩著玩著,這隻兔子一旦被它們撕破了皮、流出了血之後。

這些狼崽子,它們骨子裡的那種嗜血獸性,纔有可能被鮮血刺激的一下子就爆發開來...

羅旋用竹棍一指3頭小狼崽子,示意它們繼續圍著兔子、小公雞。

現在這3隻狼崽,它們已經開始有點明白一個道理:當眼前這個兩條腿的怪物,用棍子指著自己的時候,最好乖乖按照他指定的位置,老老實實的蹲下。

要不然的話,

那傢夥會追過來,給自己一頓劈頭蓋腦的暴打!

尤其是最小、也是最陰的狼小三,它率先蹲坐在兔子一側,抬著頭看看兔子、再看看羅旋。

滿心的疑惑:這個兩條腿的怪物,到底是要弄啥囁?

不過,

眼前這隻白白胖胖的、毛茸茸的,耳朵長長的東西...呼呼,聞起來,感覺好好吃的樣子...

等到3隻狼崽坐好,羅旋也趴在地上。

然後鼻子裡“呼呼”有聲,伸著舌頭,四肢爬行,慢慢靠近那隻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兔子。

“嗷嗚——”

羅旋嘴裡發出一聲淒厲的嚎叫,然後張嘴,做出要去咬那隻兔子的模樣...

兔子的後退被細繩拴著,然後綁在釘進地裡的一根竹棍上。

被一人、三狼給圍觀,那種滋味兒可不太好受...

兔子想跑,後腿又被拴住了。

掙紮幾下,不但冇跑的脫,反倒引得那3隻狼崽一陣陣的興奮!

兔子越是掙紮,小狼崽們越是雙肩聳動,擺出一副躍躍欲試、正竭力想撲上去撕咬的架勢!

而此時的羅旋,嘴裡發出一聲尖叫,張嘴,擺出來一副想要去咬那隻兔子的架勢...

“啪——”

一竹棍打來,嚇得3隻狼崽子條件反射一般,渾身一哆嗦!

羅旋嘴裡,則發出一陣陣“呃兒啷啷...”的慘叫!

“呃兒啷啷...呃兒,兒...”

羅旋嘴裡嗚嚥著,趕緊爬的遠遠的,滿臉驚恐的看著那隻兔子,再也不敢亂動分毫!

倒是把那3隻狼崽給搞蒙了。

隻見它們蹲坐在地上,一會兒偏著頭,看看似乎被打的很慘那個兩條腿的怪物。

一會兒又扭動腦袋,盯著地上那隻兔子。

狼崽們心中疑惑:這個怪物好奇怪哦!

他怎麼自己打自己呢?

當3隻狼崽,正在為羅旋那種怪異行為感到迷惑不解之際,羅旋又如法炮製,再度手腳並用的爬到兔子跟前。

張嘴,作勢欲撲...

“啪——”

竹竿毫無懸唸的、再度打在羅旋的身上!

“呃兒啷啷...”

羅旋嘴裡發出一陣陣的慘叫...

然後趕緊落荒而逃,爬到一邊蹲坐在地上,嘴裡還時不時地“呃兒啷啷...呃兒啷啷”的更咽幾聲。

看樣子,好像剛纔被打的不輕的樣子...

3隻狼崽望望兔子,再看看羅旋。

這下子,這仨小傢夥似乎有一點點明白過來了:不管是咱們四條腿的正常狼,還是那個兩條腿的怪物,都不能去咬那隻蹦蹦跳跳、毛茸茸的東西。

要不然的話,就會捱打...

不咬它就不咬唄!

那個兩條腿的傢夥,可真是怪物!

咋老是打自己呢?

怕不是瘋的喲?

3隻狼崽子齊齊打個寒顫...

好闊怕!

7017k